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一百零二 万事俱备否?(20000/10万)(1/2)

五十万两,相比起朝廷一年的税收,不算什么,但也要看时机的。

维持朝廷运转、支撑军费开支,需要大把大把的银两,朝廷本就“穷困潦倒”,就等着开春后恢复耕种,回一口气。

议和的初衷是“活下去”,云州想通过议和,把大奉往死路上逼,朝廷肯定不会答应。

永兴帝淡淡道:

“朕有意与云州和谈,看来,是云州不愿意与朝廷和谈。”

姬远眉头紧皱:

“陛下这就让我为难了,我云州军气势如虹,若非父皇顾念天下苍生,如今恐怕早已兵临城下。我们云州诚意和谈,怎地在朝廷眼里,就像是在施舍乞丐?”

他再次提及云州军在战场上的优势,暗示双方的不对等关系。

闻言,永兴帝与诸公眉头一皱。

这时,姬远突然话锋一转,叹息道:

“罢了,本官就擅作主张,退一步,今年的岁贡可以折半,但来年要补。

“陛下,各位大人,以为如何?”

永兴帝默默吐出一口气,含笑道:

“细则方面,就交由鸿胪寺与姬使节磋商。”

所谓细则,就是继续讨价还价、扯皮。。

殿前议事,只讨论一个大概,细枝末节不谈。

许元霜默默听着,差不多摸清了姬远的套路,昨夜姬远和葛文宣法螺传音,提前讨论、分析了大奉皇帝和诸公的心里,以及大概的承受能力。

得出的结论是,极限在二十万到二十五万两白银之间(绢另计)。

出发的路上,许元霜还在想,这第一个条件,或许便是一场“恶战”,但以九哥的口才,想必没太大问题。

如今才意识到,自己还是小觑了姬远。

他为何估算的如此精准..........许元霜心里一动,猜测是与昨日在京城外摆架子试探有关。

初步敲定第一个条件后,姬远继续道:

“第二个条件,父皇希望陛下能广贴告示,承认我云州一脉亦是中原正统。”

诸公对此倒是还是镇定,没有人跳出来疾言厉色的指责。

“欺人太甚!”

穿常服的乾亲王,元景帝的弟弟,大步出列,怒视姬远,喝道:

“尔等反贼,配称中原正统?不过占山为王的匪寇罢了。”

当即就有几位君王、亲王出列,跟着附和。

与诸公的反应截然不同,皇室宗亲的态度极为激烈,中原一脉算中原正统,那我们呢?我们难道是反贼?

如果非要深究,还真是,但正因为这样,大奉皇室宗亲是绝对不会承认、退让的。

姬远脸色一冷,扫过几位亲王、郡王,淡淡道:

“武宗皇帝当年怎么得的天下,诸位心里不清楚?我们只是要回自己的身份、地位,乃人之常情。”

方才站出来的那位亲王训斥道:

“五百年前,昏君无道,亲贤臣远小人,残害忠良,武宗皇帝为保祖宗基业,挺身而出,乃顺应民心之事。”

姬远针锋相对,拔高声音:

“先帝元景昏聩无能,沉迷人宗道首美色,修道二十载不理朝政,以致于民不聊生。我云州一脉不忍祖宗基业毁于昏君之手,揭竿而起,亦是天理昭昭,顺应民心。”

几位亲王、郡王勃然大怒:

“口出狂言!陛下,此子当斩!”

如果让诸公来选择,这是不需要犹豫就能答应的条件,因为不必付出实质性的代价。

当然,也不是没有代价。

一旦朝廷承认此事,那么云州乱党就变的“名正言顺”了,百姓归顺倒还是其次,怕就怕那些乡绅地主,地方官员会理直气壮的叛变,投靠云州。

既是中原正统,那就不算背叛,便是想当忠烈之士,宁死不降都难。

但这些都是小事,因为就大奉目前的情况,打是打不赢了,既然打不赢,官员们叛变投靠是迟早的事。

所以诸公对此,没有太大的抵触情绪。

可在皇室宗亲眼里,承认云州是中原正统,可比五十万两白银更难以接受,因为这是对祖宗的背叛。

永兴帝眉头紧锁,缓缓道:

“此事容后再议!”

他不打算在此时做决定,反正殿前议事是定主基调,“两国”谈判,涉及到的细节繁杂,不是短时间内能出结果。

岂料姬远极为强势,摇了摇头:

“来之前,父皇特别交代,此事,陛下若不答应,和谈便不用继续了。”

这相当于把话堵死。

你永兴帝要么答应,要么中止和谈,云州在这件事上绝不退让。

“痴心妄想!”

誉王也站了出来,沉声道:

“本王也可以告诉你,这件事,朝廷绝不退让。”

姬远负手而立,叹息道:

“本官已经在岁贡上做出如此大的让步,给足了朝廷面子,没想到得来的是这样的回报。”

他脸色一沉,厉声道:

“尔等真不怕我云州十万铁骑吗!”

先占理,再用势,腰杆挺得笔直,把一众亲王郡王衬托的强词夺理,不识抬举。

一位郡王喝道:

“那就先把你杀了祭旗!”

姬远冷笑道:

“本官若是怕死,便不会进京。”

其实本次和谈的真正目的,是兵不血刃的逼大奉割地求和,争夺地盘乃云州的核心目标。

因为得到的地盘越多,国师许平峰凝练的气运越多,距离天命师就越近。

姬远咬着第二个条件不放,乍一看是舍本逐末,其实是吃准了永兴帝会答应。

相比起实际利益、生死存亡,宗族的名声就要往后靠。

而此事更多的是大奉皇室两脉之争,不算触及核心利益,诸公反对的情绪不高。

那么,就凭几位皇室宗亲再怎么叫嚣,也不过是无能狂怒。

永兴帝盯着姬远看了片刻,一字一句道:

“好,朕答应!”

此言一出,殿内的宗室脸色一变,高呼道:

“陛下.......”

永兴帝抬了抬手,用锐利的目光逼退众亲王、郡王:

“朕主意已定!”

包括誉王在内,一众宗室看永兴帝的眼神里,充满了失望。

永兴帝转而看向姬远,问道:

“第三个条件是什么。”

姬远伸出手掌,五指张开,朗声道:

“割地,大奉要把雍州、禹州和漳州割让给我们。”

金銮殿内,一瞬间陷入死寂,然后又在下一刻掀起嘈杂的议论声。

尽管诸公,以及永兴帝都提前猜测到云州可能会狮子大开口,要求赔偿和割地,让委实没想到胃口竟然这么大。

两边打生打死这么久,大奉也才损失一个青州。

然后想通过和谈兵不血刃的拿走三州之地?

首辅钱青书出列,目光冰冷的扫过姬远等人,道:

“青州虽然失守,但大奉仍有十一洲疆域,兵多将广,真以为怕了你区区云州一个弹丸之地?

“陛下愿意与尔等议和,同样是不忍百姓再受战火荼毒,并非怕了你们云州。”

姬远哈哈大笑起来,道:

“没记错的话,秋收前,魏渊率十万精锐讨伐巫神教,险些全军覆没,此为其一。

“入冬后,朝廷再次集结九万大军,与我云州将士鏖战于青州,折损超过一半,此为其二。

“西北三州的兵力,则要用来抵御西域联军的骚扰,抽调不出兵力驰援南边战事,此为其三。

“兵多将广,好一个兵多将广,敢问钱首辅,朝廷还有兵力可与我云州一战?”

姬远每说一句,殿内诸公脸色就难看一分。

他们口头不会承认,但心里知道,姬远说的句句属实,句句戳中要害。

西边雷州的战事并不严重,西域各国联军以骚扰为主,小战不断,大战没有,毕竟佛门有南疆妖族牵制。

但为防万一,确实不能大规模调兵遣将。

钱青书一时语塞,他自是不屑狡辩,拂袖冷哼。

眼见首辅被怼的愤而不语,诸公面面相觑,思忖着如何反驳。

这时,户部侍郎走了出来,缓缓道:

“没记错的话,元景30年,云州记载在册的百姓为八十三万户,敢问姬使节,云州是十户养一兵,还是二十户养一兵?十万铁骑如何得来?

“云州有多少精锐,是能算个所以然来的。瘦死骆驼比马大,大奉再怎么衰弱,拼光你云州的精锐总不在话下吧。”

户部侍郎,对钱粮、户籍、人口等数据,最为敏感。

左都御史刘洪旋即出列,附和道:

“最后的结局不过是两败俱伤,而别忘了,巫神教在旁虎视眈眈,佛门的盟友,也不是真的对你们云州掏心掏肺吧。”

他刚试图继续陈述局势,说服这个云州来的年轻人。

便被大笑声打断,姬远满脸嘲笑,道:

“刘大人,这些话糊弄三岁小孩就够了,在本官面前搬弄唇舌,偷换概念,不觉得太可笑了?”

他看向户部侍郎:

“这位大人说的没错,但这又如何呢?如今青州已被我们掌控,流民皆可为兵,想拼光云州精锐尽管在来试试。

“另外,监正已经被我们国师斩杀于青州,没了这位守护神,尔等何来底气说拼光我云州精锐?”

终于还是不可避免的提及这个话题了。

正因为失去了监正,永兴帝和诸公才被吓破了胆,前阵子,夜里都不敢睡,生怕那群可怕的超凡强者杀入京城,杀入皇宫,于梦中摘走自己脑袋。

刑部孙尚书闻言,反驳道:

“监正虽死,但大奉并不是没有超凡强者,司天监的孙玄机,国师洛玉衡,以及云鹿书院院长赵守,还有........许七安!”

“没错,我们还有许银锣。”像是再给自己打气,有人附和了一句。

姬远笑而不语,他身后的一位绯袍官员嗤笑道:

“连监正都死在我们国师手里,许七安区区三品,也配与他争锋?看来是九公子过于谦逊,让尔等以为我云州是怕了大奉。

“想议和,就答应我们的条件。不想议和,自然会有我云州的强者杀到京城,先灭了尔等。随后云州大军兵临城下,入主中原。

“尔等还有其他选择?”

图穷匕见,撕破脸皮是谈判的必经过程,强大一方手握筹码,就是用来施压的。

割地是必须要割的,割多割少,才是谈判的细则。

姬远轻摇银骨小扇,淡淡道:

“陛下和诸公可能还不清楚监正身陨当日的细节,话说回来,监正确实强大无比,若非国师请来云州传说中的神兽白帝,以及地宗道首黑莲道长,想杀监正,难如登天呐。”

他慢条斯理的诉说着当日众强者围杀监正的过程,当然,全是胡编,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通过所谓的过程,让永兴帝和诸公了解云州背后的超凡强者有多可怕。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最初进化极品绝世高手唐时明月宋时关我的重返人生极品地主生活系男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