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九十八章 请罪(1/2)

厮杀从黑夜一直持续到天亮。

日光下站在高处遥望,惨烈触目惊心。

原本拔营退避的中山王兵马已经恢复了进攻——没有人会在别人举刀疯狂杀戮时放弃抵抗。

城池外堆积着尸首,有兵士也有民众。

越过尸首残躯,京营兵马冲向城池,城墙上除了飞箭如雨,还有民夫们投下木石,相比有城垛盾甲护卫的兵马,民夫们如同赤裸,不少人才站起来投石,就被城外的羽箭射死。

但他们不能不站起来,因为后退的话就被会城池内的羽箭射死。

尸体不断跌落在城下。

“陛下。”有将官疾驰而来,“斥候报,又有中山王援兵来了。”

将官说完看了眼坐在谢燕芳身前的孩童,小皇帝握着刀,但对外界无知无觉,眼神木然,也不说话——

“分兵迎战。”谢燕芳说,“此城,不计代价也要拿下。”

谢燕芳的话就是陛下的话,圣旨,将官应声是,刚要让战鼓分兵,远处传来收兵的号角。

地面踏踏,是远处奔来的援兵,再一次吹着收兵号角的援兵。

而与此同时,城池中也响起了收兵号角。

将官不由一愣,又这样?他不由看谢燕芳。

谢燕芳如同没听到,只道:“进攻。”

这一次不仅下令,他还催马带着皇帝要向前。

“陛下,跟我亲自去攻城,陛下亲手拿下萧珣。”

将官忙要跟上,但下一刻,又传来了呜呜的号角,这一次不是收兵,而是卸甲。

卸甲。

这不只是退兵,而是投降。

竟然,投降了?

随着号角声,城墙上的兵士们扔下兵器铠甲落地的声音也清晰地传入耳内。

这——投降了,就不能再擂战鼓杀了吧。

将官一呆,谢燕芳望着近在咫尺的兵马城池,握紧了缰绳。

随着号角有呼喝声滚滚来。

“陛下——陛下——中山王世子桀骜不驯,闯下大祸——”

“陛下——中山王教子无方,卸王冠解王袍泣血请罪,请陛下赎罪——”

......

......

天光大亮,京城春光正盛,街道上熙熙攘攘,但并没有往年春日的欢悦,行走的民众甚至有很多灰头土脸拖家带口面色愁苦,甚至乞丐也多了起来。

“都是逃难来的。”

“中山王世子和京兵打起来了,城池村镇化为灰烬,可惨了。”

“天也,那是不是就要打到京城了?”

这话让酒楼茶肆里的人们有些坐不住了,但很快就有人传达新消息。

“放心,陛下亲自去了,中山王军被击退两次,龟缩不出。”

“我怎么听到好像形势不妙,中山王那边以退为进,让陛下步步入瓮?”

“你这真是小瞧谢三公子了,谢三公子会轻易上当?”

“本官不是小瞧谢大人,是中山王不知道还藏着多少兵马——”

吵吵闹闹争执间,街上兵马疾驰,是驿兵,民众自动避让,酒楼茶肆的民众也纷纷探身去看,紧张忐忑又期待——这次是好消息吗?

这一次驿兵没有让民众们猜测,举着手里的信报高喊“皇后大捷——中山王递来请罪书,交出了王印——”

街上一阵安静,旋即轰然,中山王认罪了!不会再打了!

有人抚掌,有人大笑,也有人大哭。

“陛下威武!”

“谢大人此举果然厉害,陛下一到阵前,势不可挡。”

“陛下虽然年幼,龙威不可忽视,先帝可以瞑目了。”

但欢喜错乱中,也有人回过神,想到适才的话——

“不对,好像是说,皇后大捷?”

皇后。

先前城里一群女子天天夸皇后勇武,直到楚岚一家跑了,声音才小了点。

但酒楼茶肆里斥责楚岚之罪,涉及皇后时——这没办法啊,楚岚毕竟是皇后的伯父,一家人怎能分开,还是有几个女孩子冲出来放言“你们等着吧,事情绝对不是这样。”

当时好像就说“皇后率兵从边郡围攻中山郡,一定会平定中山王乱事。”

大家也没当回事,还有人嘲笑“皇后还是守好边郡再说其他的。”

再然后谢大人带着皇帝亲征,皇后就更没人提了。

没想到——

难道皇后攻下中山郡让中山王认罪了?

.......

......

阵前官员们纷纷下跪,他们自报姓名,都是中山郡的府官,身后的兵将们亦是卸甲跪地,将手中的王冠王袍举高。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重生之似水流年黑石密码昭周我有一棵神话树御兽诸天太荒吞天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