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六百四十章 势弱(1/2)

屏风后一阵静默。

陆明玉也不急,继续维持着行礼的姿势请罪。

权势二字,最是微妙。

永嘉帝自立新朝,领兵打出了天下,文臣武将无不敬服。皇权在握,没有人能正面挑衅永嘉帝。

可现在,永嘉帝患了卒中,昏厥了两回。每日躺在床榻上,全身上下,只有脑子和嘴能动。

一个躺在床榻上不能动弹的天子,在臣子们心中还怎么维持赫赫天威?

手握重兵的广平侯第一个蹦了出来。濮阳侯会不会蠢蠢欲动?荥阳王麾下有十万精兵,会不会挟兵力支持太子继位?

便是梁大将军,现在忠心不二。时日久了,会不会生出些别的心思?

天子势衰,已是无可挽回的事实。

片刻后,永嘉帝的声音传了过来:“平身。广平侯犯错在先,你为了维护天家体面,对他动手,情有可原,朕不怪你。”

听得出,永嘉帝已经竭力平稳呼吸。不过,中气不足,说话语速缓慢,没什么威严,只有故作深沉的可笑。

陆明玉心里哂然,张口道:“父皇宽宏大度,儿媳感激不尽。”

谢了恩典后,陆明玉站直了身体。

屏风后又安静了下来。

永嘉帝又在平心静气调整呼吸了。

陆明玉不动声色,继续等候。等了一会儿,就听永嘉帝说道:“陆氏,你写信给太子,让太子早些回京城。”

陆明玉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一皱,张口应道:“父皇,儿媳回京之前,殿下还不能下榻。这才半个月,殿下身体定然虚弱,只怕禁不起奔波之苦。还是等过一两个月,再让殿下回京城吧!”

说句不中听的,李景现在就是回京了,也是在东宫里养伤,既不能早朝也不能处理政事。天子太子一并躺着养伤不见人,实在不是什么好兆头。还不如就留在江南。

永嘉帝道:“让陆非留在江南,太子回京。”

陆明玉眸光一闪,心里腾地燃起了火苗,声音微凉:“父皇有父皇的考量,不过,在儿媳心中,没什么比殿下的身体更重要。这封信,儿媳不会写,请父皇见谅。”

永嘉帝似也动了怒气,挤出几个字:“你不写,朕直接下旨。”

这算什么?

要维持天子威严和权柄,丝毫不顾儿子的身体吗?

陆明玉目中闪起怒火,声音冷了下来:“父皇要下旨,儿媳自然拦不住。”

永嘉帝从鼻子里挤出一声冷哼。

气氛骤然紧绷。

站在龙榻边的刘公公见势不妙,忙低声安抚动了怒气的永嘉帝:“皇上,周院使千叮咛万嘱咐,请皇上心平气和,万万不可再动气了。”

一旁的梁大将军也低声道:“太子妃娘娘和太子殿下夫妻情深,一心为太子殿下着想。这份夫妻情意,令人敬重。请皇上息怒!”

永嘉帝的脸色确实不太好看。不过,陆明玉进门之后,从来就不是什么温顺的脾气。被气也不是一两回了。

永嘉帝呼出一口气,缓缓道:“朕再考虑一二,你先回东宫。”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楚后重生之似水流年黑石密码昭周我有一棵神话树御兽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