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63章 似乎想起了不得了的事情(1/2)

/script沈青阳小朋友被沈轻鸢几巴掌拍的眼泪纵横,默默地在心里数了数,这是今天的第三次,平时在家她老姐都只打他两次的,今天竟然打了他三次,老姐今天异常的凶残,回家不仅要给老妈打电话告状,还要多吃几个可乐鸡翅呜呜qaq。

沈轻鸢完成了日常打弟弟的任务,心情也没有好起来,脸色反而更加难看了,无视了沈青阳委屈加控诉的眼神,眼睛直直地盯着手机,仿佛要把手机给看出一个洞来,指腹在点开信息的时候颤了颤,然后把记录给删除了。

不过即使删掉了信息,沈轻鸢的心情也没有好多少,依旧有些忐忑……还有些做贼心虚,一边在心里暗暗地祈祷关子瑶并没有发现什么,不知怎的一边脑袋里面却突然便浮出了几行诗“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这一定是她的错觉。

而另一边的关子瑶刚挂断电话,看着通话记录也有些奇怪,明明是沈轻鸢给她打过来的电话,怎么会没有备注呢。

关子瑶带着一脸的疑问翻开了通讯录,不过,然后在通讯录中顺利的找到了沈轻鸢的电话号码,看着备注为“沈大咪咪”的电话号码,关子瑶脸微微红了红,这个备注还是她很久以前改的,一直没有改过来,当初取这个备注完全是顺手,现在却觉得这个备注实至名归,嗯……因为她摸过o(////*////)

从备注重新翻回通讯记录,关子瑶这时才发现两个号码长得竟然不一样,不过她怎么总感觉这个号码十分眼熟呢,明明非常眼熟,但想了想却没有想起来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电话号码。

再一转念也就没有放在心上,顺手把这个号码改了备注存了起来。

存完电话号码,关子瑶这才出了厕所,本来刚进厕所的时候她没打算在厕所呆这么久,不过后来忽然而至的一阵急促的疼痛感就不是她能够控制的了。

不过她不知道某人如今正因为她的迟迟不归而提心吊胆,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_(:3」∠)_

关子瑶一身轻松地出了厕所,回到凉亭的时候她感觉两个人看她的眼神的怪怪的。

沈青阳眼里含着泪花,一只小手不知为何放在屁屁上可怜兮兮地揉着,看到关子瑶的瞬间神情似乎有些激动,沈轻鸢的神情就更奇怪了,看到关子瑶的瞬间身体僵了僵,盯着她的目光似乎有些犹豫,有些紧张,还夹杂着几分探索,在盯了关子瑶两秒之后,随即似乎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目光立马便软了下来,不过总让人感觉里面夹杂着几分……心虚?

关子瑶被两人的目光弄得一脸懵逼,回到座位之后还没反应过来,突然两个人便扑了过来。

关子瑶的身体被突然而来的重量震得剧烈的晃了晃,然后便感觉两个软软的身子一左一右抱住了自己。

关子瑶顿时更加懵逼了,她只不过去上了个厕所而已,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青阳小小的两只手抱住了关子瑶的腿,而沈轻鸢则是把关子瑶整个人都带进了怀里狠狠地揉了揉,仿佛拥住了什么快失去的至宝一般。

不过沈轻鸢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抱住关子瑶大腿的沈青阳抢了先机,沈青阳伸出一只手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委屈地在关子瑶的大腿上蹭了蹭,说道:“姐夫,你不在的时候我姐又打我屁屁了,好痛!”

说着,沈青阳还朝关子瑶撅了撅圆滚滚的屁屁,用来控诉着沈轻鸢凶残的行为。

关子瑶看着沈青阳微微撅着的小屁屁,再看向沈青阳气鼓鼓的表情,尤其是那粉嘟嘟的和沈轻鸢有几分相似的小脸,关子瑶可耻地萌了……

小正太萌起来杀伤力不是一点点的大,简直萌的令人心肝发颤。

终于关子瑶一个没忍住伸手在沈青阳这张觊觎已久的小脸上摸了一把,然后幸福地把沈青阳带进了怀里,安慰地揉了揉沈青阳软乎乎的小脑袋,说道:“小阳真可怜,屁屁被打痛了,要不我帮你揉一揉?”

“要~要~姐夫你真好。”沈青阳一边拍马屁一边用力地点点头,然后把脑袋埋到关子瑶的怀里使劲撒娇。

关子瑶又摸一把沈青阳的小脑袋,然后真的伸手在沈青阳的嫩嫩的小屁屁上揉了一把,揉完之后满足的收回了手,还默默地在心里评价了一下小屁屁的手感。

偏偏沈青阳被摸了屁屁似乎还很骄傲,还朝一旁的沈轻鸢炫耀一般的扬着小脑袋,仿佛为自己抱紧了关子瑶的大腿而感到无比自豪。

目睹了一切的沈轻鸢表示……她吃醋了!

看着自己媳妇竟然在明目张胆地吃着自己老弟的豆腐,而自己老弟还心甘情愿地把豆腐送到自己媳妇嘴边给她吃,这种感觉简直又微妙又酸涩。

于是正当关子瑶由于摸了小正太屁屁而笑得一脸满足的时候,突然又一个柔软的脑袋贴了过来,蹭了蹭她的脖子,声音低低地说道:“瑶瑶,我也好痛。”

沈轻鸢的头发已经被风吹了个半干,头发顺服地搭在耳后,不过依旧有几缕垂在脸侧,随着她的动作在关子瑶的脖子上挠了挠,关子瑶感觉脖子痒痒的,心里也跟着痒了痒,不过看着沈轻鸢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立马也紧张起来,腾出一只手摸了摸沈轻鸢的额头,语气带着毫不掩饰的关心问道:“怎么了?哪里痛?是不是在泳池里泡久了肚子疼?”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独占婚宠红唇嫡女红妆:唯爱小蛮妃一品幻灵师:邪王宠妻无下限食道仙途秦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