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七四一章 后生可畏(1/2)

把梁般喊到了一边,庾庆扫了四周一眼,转身面对,也不绕弯子,笑着直接点破,“梁般,我就奇怪了,你一个连梁家自己人都看不上的边缘杂碎,怎么敢跑到块垒城来玩聂日伏的女人?”

尽管梁般已经因之前暗示的话有所忐忑,闻听此言还是差点被噎死,忙道:“你胡说什么?”

庾庆呵呵,“我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聂日伏乃一方雄主,也不是谁想欺负就能欺负的,你这样羞辱他,你说他一旦知道了你的真实底细,一旦知道了梁家并不会太把你当回事,会怎么收拾你?也许顾及梁家的面子明着不好动你,暗地里却有一百种方法弄死你,甚至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梁般手上折扇停止了摇摆,喉结略有耸动,“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庾庆:“嘴上听不懂没关系,心里清楚就行,现在总该明白我手下弟兄为何敢揍你了吧?”

梁般腮帮子鼓了又鼓,咬着牙道:“你跑来找我就为了说这个?”

庾庆慢慢挪了两步,与之相反朝向的并肩而立,“我不知道你跑来这里想干什么,我只想告诉你,我若是不能活着回去,自然有人会把你的底细捅给聂日伏,我若是不能在这场竞夺中胜出,这口气我肯定要出在你头上。”

梁般忽然冷笑了起来,“我明白了,想让我帮你压制其他几家,助你竞夺胜出是吧?”

这种事,对方不是第一個来找他的,他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庾庆却非要贬低他,“你帮不了我,你没那个能耐,要帮也是借海市梁家的名声施压。真要说帮,你应该是在帮你自己才对,你只有助我成功了,只有我借你的幌子赢了这次的竞夺,让咱们互相捏了点把柄,我才不会泄露你的底细,否则我干嘛要留你这个后患,不如直接捅出去让人处置,你说是不是?”

梁般哼了声,“你想的倒是挺周全的。也不要光顾着说我,你那边的大块头和连鱼之间不清不楚的,当大家眼瞎吗?聂日伏一旦动我,你们也跑不了。”

庾庆:“这就不劳你操心了,我们敢为,自然就有解决的办法,就如同我们敢揍你一样。”

被打的事,对梁般来说是奇耻大辱,而眼前这家伙开口闭口就是这事,无异于在他伤口上撒盐,令其呼吸都沉重了。

庾庆却不愿考虑他的感受,直接逼迫道:“看你的样子似乎不服气,要不我给你个机会,咱们比划两下,你要是能打赢我,就由你说的算,莪认栽。或者说…”他看向了搭建的凉棚下的贡山堂诸人,“要么我现在就去找祁月郎,把你的底细给抖一抖?”

不是嘴上说说而已,而是真的直接迈步走了过去。

梁般好歹是个修士,耳朵不聋,听觉具备一定的判断力,哪怕是背对着,还是出声阻止了,“要我怎么做?”

庾庆停步了,淡淡给了一句,“继续去那棚子里喝你的茶,看你的热闹,能让我随时找到你就行。”

说完,脚步略挪了下方向,向蝎子帮那边走了去。

目前这个情况下,他其实也没想好要怎么具体的利用这个梁公子,竞夺的地点在万壑池,他要先利用自己的优势,暂时还用不上这位大公子,所以还要看事态的进展情况来定,暂时只把对方当做手里备用的一张牌。

他之所以急着现在找这位梁公子摊牌,如同他自己警告对方的话,他是怕这位梁公子犯浑,别竞夺还没开始,就被这位梁公子狗仗人势唆使其它势力给弄死了,他必须先稳住对方。

梁般也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回到了贡山堂搭建的棚子,只是嘴角偶尔会泛起一抹了冷笑。

镇山帮的魏帮主也不时瞅向他,想过去问问他们谈了些什么,奈何众目睽睽之下又不好主动过去跟梁般碰面,犹豫再三,也只能是伺机而动。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各帮派下去摸情况的人手也陆续回来了,陆续带回了第一手的实地情况,这千沟万壑下的迷宫委实难以在短时间内探明,重要的是下到一定深度后,有点不敢再往里闯了。

闻听手下人的说法,山海帮帮主顾人山不由细问道:“古怪?怎么个古怪法?”

负责探路的人道:“具体的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人人都能感觉到气氛不对,什么‘藤蛭’和‘玉翅金蟾’那些个毒物都是其次的,地下通道中不时会响起凄厉瘆人的尖叫声,还有哭泣声之类的,循着声音追去又找不到发出声音的来源。后来,发现咱们的人莫名其妙少了几个,也没听到打斗动静,怎么都找不到,我们不敢再乱闯了,就撤了回来。”

顾人山沉默了。

心腹手下卫吉试着问了声,“帮主,要召集大伙正式开始吗?”

顾人山瞥了眼庾庆那边,最终还是微微摇头道:“不急,再等等,等回城打探万壑池情况的人回来了再说也不迟。”

卫吉顺他眼光瞅了眼,若有所思。

眼看各派的探路人马都陆续回来了,按理说应该要展开竞夺了,谁知一个个帮派的人马都盘膝打坐在了原地,完全无动于衷的样子。

棚子里主持铜雀武事的祁月郎,左等右等了好一阵,终于忍不住走了出来,负手打量着干耗死等的各派人马,不由奇了怪了,“这是争先恐后的竞夺,他们磨磨蹭蹭的想干嘛?”

他经历了多届铜雀武事,还是头回看到这么不争不抢的淡定情形。

一旁的手下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也感到纳闷。

别说他们,就连不时东张西望的庾庆也感到奇怪,看了看如水银般倾泻的月光,最终也忍不住往几位当家的身边凑了凑,问童在天,“三当家,铜雀武事都这么斯文的吗?”

童在天也感觉这情况很让人意外,左右瞅了瞅,“按理说应该是你争我抢的,生怕晚人家一步,不应该是这样的吧?”

对这个回复,庾庆颇感不满,“你是天积山的老江湖,这种事怎么能连蒙带猜的?”

童在天虚心接受了批评,“帮主,我也是第一次参加这个,确实不清楚,但肯定是要争抢的,现在不知怎么回事。”

“这帮家伙,搞什么…”庾庆摸着下巴嘀咕自语,感觉事情有点不太方便了。

他是想偷偷摸摸行事的,原先的预想是,等到自己这边行动时,其它五派的人应该早就下了万壑池,谁知五派人马居然按兵不动,都守在边上,他还如何去偷偷摸摸?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秦岭秘事坏蛋哥哥放了我一生挚爱重生都市仙帝第一战神小仙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