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一四二章 又赚了(1/2)

既已出手也管不了那么多,然挥剑而来的他却扑了个空,眼前人影消失,他亦跟着人影消失的方向抬头看。

剑一到手的庾庆已经先一步射向了空中,挥剑苍穹,迎战破空而来的刀幕光影。

口中爆发出亢奋的铿锵一喝,“天剑式!”

天降和地起的两人瞬间于空中交战在一起。

一交手的瞬间,陶永立便大感意外,庾庆竟敢以剑与他的刀来硬碰硬。

两人虽同是上武境界修为,但同境界内也有高低强弱之分,之前彼此互相“认识”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自己的修为要高庾庆不少。

何况他这次一刀斩下是从天而降打击下方,更兼双手握刀而斩,而硬碰硬砍的情况下本就是刀的力道更占上风。

种种优势加持,那个修为不如自己的家伙竟还敢挥剑与自己硬碰硬?

当……

金铁交鸣的激烈碰撞声在空中震响,声音刺耳,引的附近山头的人纷纷看来。

刀剑碰撞的刹那,陶永立脸色瞬间大变,发现自己一刀斩下后竟难挫升天而起的剑势。

殊不知这正是庾庆敢和他硬碰硬的底气所在。

他的剑诀心法颇为独特,发力方式比较怪异,内力加持于剑时,是凝缩成树枝状分布于剑体的,而庾庆握剑的手就是树根。

一旦与外力相撞,和一棵大树的受力方式是一样的。

力量轰击树枝时,是难以轻易撼动树根的。

就好比大风吹动树,只见树枝动,难见树根动分毫,除非是非常强大的风力,才有可能把大树给连根拔起。

若他陶永立的修为能强悍到那种地步,庾庆也不敢跟他对抗。

只瞬间硬碰,便已搅的陶永立心慌意乱。

硬碰硬之下,刀势被撞乱了,剑势却依旧是挥洒自如,这要命的关头,人在空中不好借力,连躲都不好躲,他不心慌意乱才怪。

更恐怖的是,他发现庾庆的剑中无‘君子’,出手皆是大开大合,且有进无退,只攻不守,还有剑势一开便有一剑快过一剑的挥洒之意。

剑光如蛟龙破海升空。

凌乱剑影如虹挥洒,又似银龙摇摆,剑光几乎瞬间将陶永立给吞没。

刀飞了出去。

血水爆出。

陶永立的身影亦如断了线的风筝般飞出。

临飞出前,惟余一声吼,“快走!”

之后便没了声音。

庾庆人影从爆开的血雨中穿过,凌空倒翻,手中搅动的剑光直冲下方,且又是一声亢奋的喝喊,“地剑式!”

封尘剑诀分三十六式,分别主六个方位,前后左右与上下。

迎空而击的剑式为‘天剑式’。

冲地的剑式为‘地剑式’。

正前方施展的剑式为‘阳剑式’。

对身后施展的剑式为‘阴剑式’。

向左施展的剑式为‘雄剑式’。

向右施展的剑式为‘雌剑式’。

而这主六个方位的剑式又各含六式,合计为封尘剑诀的三十六式。

冲天而起的葛大钧此时亦大惊失色。

他跟庾庆几乎是前后脚起飞的,庾庆冲天而起后,他一杀到,立马就跟着冲天追杀而去。

令他没想到的是,修为明明不如大哥的那厮竟敢与大哥硬碰硬。

硬碰硬也就罢了,竟然还…

交手的时间太短,在外人看来,无论怎么看,都是庾庆一个照面就把陶永立给干掉了。

葛大钧自然能猜到大哥那声“快走”是朝谁喊的。

除了是喊给他听的,还能有谁?

大哥肯定是一交手发现了不对,知道自己兄弟不是人家对手,遇难之前才紧急示警。

跑掉一个,起码还有报仇的机会不是。

然而晚了,他已经升空而起,面对挥霍剑光倒冲而下的庾庆,亦手忙脚乱地拼命抵御。

刺耳的金铁交鸣声当当连响。

只有真正交手了,葛大钧才知道自己大哥遭遇了什么鬼,才知道自己大哥为何会败。

两条人影几乎同时落地。

一道从脑袋竖立到下巴上的血口子,出现在了葛大钧的脸上。

他似乎瞬间没了思维,脸上的惊恐神色凝滞着,身躯缓缓向后,噗通砸倒,没了动静。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秦岭秘事坏蛋哥哥放了我一生挚爱重生都市仙帝第一战神小仙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