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44章(1/2)

随着天气的回暖,宋居寒也一点点地回归了公众的视野,但一开始并不是工作,而是和vanessa四处去做慈善,博取好感度,间或穿插他和那个叫章小礼的女演员感情升温的新闻,附赠“偷拍”照片。

宋居寒这辈子只公开过一次恋情,那是十来岁还在美国学音乐的时候,和流行乐教父的女儿约会,俩人年纪相当、相貌出众,又都出身名门望族,一时传为佳话,但那样的感情注定不可能成熟且持久,如今那千金已经离婚再结婚了,宋居寒还一直“单身”,尽管他绯闻没有断过。

媒体纷纷在猜测,宋居寒这次会不会公开和章小礼的感情,来回击同性恋传闻,毕竟章小礼除了非凡的美貌,还有显赫的家世,配宋居寒也算合适。

每次宋居寒看着报道,都嗤之以鼻:“这些照片全都是花钱找人跟拍的,拍完她还嫌角度不好,自己个子矮还怪相机。”

何故什么都没说。

宋居寒就抱着他使劲蹭:“都是假的,她是我们公司的签约艺人,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

宋居寒用力亲了他一口,撒娇道:“但我更想看你吃醋。”

“……你不会想的。”

休息了太久,何故反而感到有些不自在了,但就像他自己说的,他短时间内不可能在京城找到工作,他考虑过创业,但又觉得自己交际能力有问题,恐怕更难。于是他打算去找顾青裴聊聊,寻求一些建议。

没想到,顾青裴这时候却出事了。

从南创离职后,何故和陈珊一直还有联系,这天陈珊神神秘秘地给他打电话,说顾青裴出事了,何故心里咯噔一下,有些害怕地问:“怎、怎么了?”

“我今天才知道,原来顾总也是gay,不是,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

“……什么意思?”

“顾总跟一个男人的艳照被发到了他新公司的企业邮箱,认识顾总的人太多了,现在业界全都知道了……你要看吗?我这儿也有。”

何故浑身一震,他深吸一口气,依旧感到身体在瑟瑟发抖,他颤声道:“我不看。”那种被当众扒光了审判的羞耻与难堪,他再了解不过。

“其实也不露骨,只截了胸部往上,但是顾总脸是露出来的,另外一个人被遮住了。”

何故用膝盖想,也能猜出事情的大概,被遮住的必然是原炀,那么发散照片的人,很可能是蓄意报复的原立江。原立江是红色背景,保守得很,怎么能忍受自己的儿子出这种丑闻。

陈珊叹息道:“顾总好可怜啊,他那么好的人,又那么要面子,现在可怎么办呀。”

“陈珊,你把邮件删了,也敦促公司其他人删了,我会给孙董打电话,让他阻止这些东西在南创流传,如果你知道公司内谁继续流传这些东西,告诉我。顾总为南创的发展立下过汗马功劳,如果任凭流言诋毁他的私生活,南创的企业尊严在哪里。”

陈珊严肃道:“何总,您说得对,我这就让他们都删了。”

挂了电话,何故的手还在颤抖,他无法想象顾青裴此刻的心情,那个总是意气风发、自信满满的男人,那个任何时候出现在公众场合都精致优雅的男人,遭遇这样的羞辱……

他换了几大口气,才平复下情绪,给南创的董事长打了电话。孙董对他一直赏识有加,对他的离职感到非常无奈和可惜,此时听到来电的内容,也义愤填膺,保证一定不让那些照片在南创内部流传,还顺便问了一下他的近况。

何故轻描淡写,说自己还在休息。

孙董沉默了一下,道:“我知道你现在不好找工作,南创在世界范围内有很多分支,国内的公司我没法让你进了,国外的你可以随便挑一个。不过咱们的主营业务是能源,未必都有和你对口的职位,但只要你想去,给你安排个位置不成问题。”

何故感激地说:“谢谢孙董,我会好好想想的。”他虽然并不打算去国外,但很感动于老领导还关心着他。

挂了电话,何故给顾青裴打了过去,果然,已经关机了。

他抓上钥匙和外套,开车去了顾青裴家,可按了半天门铃,都没人应,他只好又颓丧地回了家。

回家之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打了电话给南创的人事总监,向她调取顾青裴的紧急联系人,终于得到了顾青裴父亲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何故小心翼翼地说:“喂,伯父您好,我是顾青裴的朋友。”

“哦,青裴的朋友啊,你好你好,你怎么有我电话?”

“他手机关机了,我有急事找他,就找公司要了您的电话。”

“什么急事啊,没出事吧?”

“没什么,工作上的事。”何故心里稍安,显然顾青裴的父亲还什么都不知道,“您能联系到他吗?”

“他昨天刚回家。”老人叹了口气,“肯定是工作上出问题了吧,他回家之后就没精神,我都没见过他这样,他是做错事了吗?会被开除吗?”

何故感到一阵心酸:“没有,他没有做错任何事,我能和他说两句吗?”

“好,你等等。”

电话那头传来了敲门声,老人轻声说,“青裴,你的朋友打电话来,你接一下吧。”

半晌,老人问:“你叫什么名字?”

“何故。”

又过了一会儿,电话那头一阵悉悉索索,顾青裴疲倦的声音出现在了电话里,“何故。”

何故听着他的声音,心里很是不好受:“顾总,你现在还好吗?”

顾青裴苦笑一声:“显然不太好。”

“我能帮你什么吗?”

“帮我给孙董打个电话,让他……”

“我已经打过了。”

顾青裴吁出一口气:“何故,你总是这么可靠。”

“这是应该的,我还能帮你什么?”

“也没什么了,这事儿也没人能替我,我现在就希望我爸妈别知道。”

何故沉默了一下:“顾总,今年年初的时候,我跟你遭遇了差不多的事,当时你安慰我的话,我都还记得,我不太会安慰人,也没有你那样的口才,但我可以一句一句地重复给你,只要你能振作一些。”

顾青裴笑了:“我第一次听到这么安慰人的,但是很有效,谢谢你。其实道理我都明白,我只是需要时间调整一下,这段时间我……我状态太差了,但你放心,这些挫折打不倒我。”

“那就好,你比我厉害多了,我相信你。”

“不,你比我坚强。”顾青裴轻声说,“我不过喜欢一个人一年,就已经撑不下去了,你那七年,我不敢想象是怎么过的。”

何故怔了怔,突然鼻头一酸。

他也不知道怎么了,经历了那么多,也只有在知道宋居寒和冯峥的过往时,才忍不住哭了出来,其他任何时候,再难也都忍了下去,却因为顾青裴的一句话而痛彻心扉。

“我真是太失败了。”顾青裴自嘲道,“我没在什么都不怕失去、什么都能痊愈的年纪经历感情挫折,却在这个年纪一败涂地,真是……命啊。”

何故倒吸了一口气,哑声道:“是命啊。”

挂了电话,何故的心情极差,他满腔愤怒,却不知道愤怒的对象是谁。他在顾青裴身上看到了几个月前的自己,那个时候他有多少愤懑、无助、失意、痛苦,他甚至不愿意去回想。

幸好,顾青裴和他一样,能扛,扛过去也就过去了。

只是心口的那道疤,一辈子都不可能愈合。

何故呆坐了很久,直到门铃突然响了起来,他吓得一激灵,回过神来。他以为是宋居寒来了,过去开门,可门外站着的人却让他愣住了。

那是一个女人,她戴着一副硕大的墨镜,几乎遮住了半张脸,即便是这样,也能窥见她精巧的五官。

何故隐约觉得她有点眼熟:“你好,请问你找谁。”

她摘下了墨镜,露出一张清纯柔美的绝色脸蛋,那双眸盈盈如秋水,乌黑的秀发衬着白嫩的皮肤,我见犹怜。

何故认出来了,是正在和宋居寒传绯闻的女主角——章小礼。

章小礼轻轻一笑:“你好,你是何故吧?”

何故心脏有些发紧,他面无表情地说:“是。”

章小礼将发丝挽到耳后,看上去乖巧而风情,“我可以进去和你聊聊吗?”

“一个女孩子进出陌生男人的家,不妥吧。”何故本能地抗拒这个人,他知道她将给他带来痛苦。

章小礼愣了愣,干笑道:“没关系的,我知道你……你不会对我有兴趣的。”

何故看了她片刻,让开了身。

章小礼微微一笑,对着冷面的何故也不打怯,窈窕地走了进去。

何故用力握了一下门把手,轻轻关上了门。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格林童话宠狐成妃雪婷闪婚预见爱帝奴17岁的单身妈妈:天才儿子腹黑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