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37章(1/2)

陈律师一直在观察何故,见他几乎是没什么表情,心里反而有些没底。他轻咳一声,”何先生,你不用害怕,你有公司同事、小区监控和邻居的证词来证明你九点多才回到家,你完全可以申明自己对他们的行为不知情。”

何故平静地说:”既然如此,你还来找我做什么,我当然知道我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我想和你讨论的是宋居寒的问题。我来之前已经和他沟通过了,他也很无辜,他把团队叫到你家的目的,并不是让他们做出违法行为,纯粹是为了创作,但是在发现他的团队成员做出上述行为时,抱着侥幸心理没有制止。他是一个对自己有约束力的演员,仅仅是因为他对底下的人疏于管理,就让他承担这样严重的后果,何先生想必也非常不忍心吧。”

那句“不忍心”,说得极为感性。

这个律师知道他和宋居寒的关系,何故瞬间就明白过来,来之前,他不仅和宋居寒沟通过,也已经和宋河通好气了。

何故顿了顿:“他第一没有吸,第二没有纠集那些人去自己家,我相信你们有能力证明他无罪。”

“但是房子在他名下,包括宋居寒本人也是今天才知道,房子一直没有过户,加上那些到底是他养的人,他还是会面临教唆或纵容的相关指控,我们有自信让他免于受冤屈,但堵不住悠悠众口,除非他是完全清白的。”

何故眯起眼睛:“清白?冤屈?陈律师,你作为一个法律工作者,说出这样的话不觉得脸红吗。”

陈律师脸色有些不自在:“何先生,我们并没有抬杠的时间。”

“既然我们的时间这么紧迫,你不妨有话直说,你所有的铺垫,我自己心里都清楚得很,不要浪费时间了。”

陈律师点点头:“跟聪明人说话就是有效率,那我就直说了。我希望你能申明是你叫他们去你家聚会的。”

何故定定地看着陈律师,拳头暗自握紧了。

陈律师目光有些闪烁:“同时你要坚持你对他们的行为毫不知情,你单纯地叫朋友们去家里聚会,但有事耽搁回来晚了,即不知情,也来不及阻止。”

何故沉默不语。

“只要你坚持这一点,我们有十足的把握帮助你。”

尽管早已经猜到了他们的目的,可真正听到的时候,何故还是觉得心里发寒。

十足的把握?在法律面前哪儿有十足的把握?何况一旦他供述了这样的口供,他就没法反悔了,他将被架在一个最被动的位置上,只要宋河足够冷血,他可以为了保住宋居寒以及减轻其他人的刑罚,把所有罪责推到他身上。而他百口莫辩,要么是容留吸---du,要么是作伪证。

即便是最好的情况,他无罪释放了,南创做为一个全世界瞩目的大国企,也不会轻易放过他,他的事业,前途和名誉多半就在此终结了。

他暗暗握紧了拳头,心口堵得喘不上气来,他哑声道:“这是宋居寒的意思吗。”

陈律师抿了抿唇,没有正面回答:“宋居寒是国内最顶尖、身价最高的歌手,他目前签约了四场演唱会和六个代言,以及数不清的工作,一旦他出了事,他将从巅峰一落千丈,还要面临几千万的违约赔偿。何先生,如果你愿意做出一点牺牲,你就可以救他,同时,你可以提出任何要求,任何。”

何故直勾勾地盯着他,双眼充血:“我只问你,这是宋居寒的意思吗?”

陈律师顿了顿:“不是。”

何故目光空洞地盯着桌子上的水杯,眼中一片黯淡,没有一点光彩。

陈律师身体前倾,语调柔和而诚挚:“何先生,你忍心吗?”

何故眼眶微酸,嘴唇微微发抖。

他忍心吗?他忍心那个意气风发,一辈子被捧在高处的男人跌落神坛吗?

他忍心吗?他忍心毁掉自己的事业和名誉,让母亲和妹妹对他失望吗?

何故握紧拳头,指甲几乎陷进肉里,他颤声道:“好。”那短短地一个音节,仿佛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他闭上了眼睛,体会到了频临死亡的绝望。

他不是没有选择,他一直都有选择,可最后他选择的,却总是宋居寒,连他自己都想把自己的脑袋切开,取出那个名叫“宋居寒”的毒瘤,就算会因此残废、死掉,也好过心不由自己控制,活得如此卑贱。

但这是最后一次了,他为宋居寒做的,最后一件事。

宋居寒,即便是我上辈子欠了你什么,我也已经还清了,你终于、终于把我掏空了。

宋河一耳光狠狠扇在宋居寒脸上,将他整个人扇了个趔趄。

宋居寒脸色青白,一言不发。

宋河恶狠狠地说:“我要是有第二个继承人,我现在就活活掐死你!”

宋居寒看了宋河一眼:“爸,对不起。”

“你现在知道错了?!顶个屁用!你知不知道现在国家在抓典型?你知不知道你惹了多大的麻烦!”

“宋总。”陈律师劝道,“这事不能全怪居寒啊,他没吸啊。”

“他管不好底下的人,就是他的问题!何况现在谁关注什么阿生,全国人都在看着他!”宋河指着宋居寒,手指都直抖,“你这段时间□□接二连三,怎么就不知道收敛!你他妈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带着一帮人跑去何故家,连个看门的保镖都没有!”

“对,我脑子进水了。”宋居寒深吸一口气,“何故怎么样了?”

“你还有空管他?你知不知道老子要给你们赔多少钱!你妈正在赶回来,她一辈子在做慈善,怎么就没给你积够德!”

“这跟我妈有什么关系。”

宋河又是一个耳光。

宋居寒低下了头。

陈律师劝道:“宋总,现在责怪他也没有用啊,我们必须得解决问题。”

宋河恼火地看着宋居寒:“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想好了补救措施,媒体那边压住了,网上正在删消息。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把所有事情从自己身上撇干净,阿生那边已经同意承担教唆的责任,本来就是他教人抽那玩意儿的,这次也是他把东西带去的,然后让何故那边申明是他组织的聚会,你只要说自己完全……”

宋居寒猛地抬起头:“你说什么?”

宋河用力换了一口气,对陈律师道:“你来说。”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格林童话宠狐成妃雪婷闪婚预见爱帝奴17岁的单身妈妈:天才儿子腹黑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