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35章(1/2)

宋居寒的新闻扩散得比任何人想象得都广,网上开始有人爆料他去年耍大牌放真人秀的鸽子、在片场殴打摄影师、在塞班岛开yin--乱派对等一系列□□,完全是有预谋的在黑他。

何故不懂娱乐圈的那些门门道道,但他知道但凡有利益的地方,必然会有明争暗斗。

一时之间,宋居寒连连上头条,就连孙晴这种根本不关注娱乐圈的人,都看到了新闻,发现了报纸上那个和何故及其相似的侧脸,打了电话过来询问。

何故很平淡地说:“已经很多人问过我了,只是长得跟我比较像而已。”

孙晴笑呵呵地说:“那就好,我想也不可能是你。儿子,你声音怎么听着好没精神呀。”

“工作忙,没事儿,过完年我就去休假了。你呢,最近身体怎么样?”

“还行,就是特别容易累。我这些年也培养了不少人,慢慢地都把工作转交给他们了。”

“嗯,你要注意修养,医生有什么意见?”

“现在先做些保守治疗,看看情况,不行的话就要做化疗,我想明年暑假做。”

“为什么要明年暑假?”

“我不想让素素知道,暑假的时候,我把她送去国外上l,我在法国买了房子,你如果那时候空闲,可以过去跟她一起玩玩儿,说是上学,就是让她去玩儿的。”

“嗯,也好,可你能瞒到什么时候。”

孙晴叹了口气:“她那么小……我本来生她就晚,让她怎么接受这种事,能瞒多久瞒多久吧。”她打开了门,“素素,要不要跟哥哥说话?”

“好!”

一阵阵噔噔噔地脚步声后,素素接过了电话,开心地叫道:“哥哥!那个和宋居寒打架的人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啊!”

何故淡笑道:“不是我。”

“哎,好可惜啊。”

“可惜什么。”孙晴斥道。

素素笑着说:“我好喜欢好喜欢宋居寒啊,他是我男神,你见过他本人吗?他本人帅不帅?”

“没见过。”

“今年的演唱会我好想去,但妈妈不让我去,不知道他下次什么时候开演唱会,到时候哥哥陪我去好不好?”

“好啊。”何故忍不住苦笑,怎么到哪里都避不开宋居寒这三个字,他是中了邪吗。

“哥哥我想你了,我上次微信发你的我参加‘校园歌手大赛’的照片,你怎么都不回我呢。”

“可能太忙了没注意。”

“啊,你怎么这样……”素素失望地说。

“对不起,我下次一定回你。”

“你别烦哥哥,哥哥工作很忙,哪像你写作业都要偷懒。”

“我才没有……”素素嘟囔着。

孙晴接过电话,笑着说:“儿子啊,今年我带素素去京城跟你过年好不好?”

“好啊。”何故感觉冰封的心脏终于涌入了一点活水。

“你……你这些年,有人陪你过年吗?”

“……没有。”他已经数不清自己过了多少个一个人的新年,以至于到最后,已经形成了习惯,并不觉得失落了。

孙晴叹了口气:“妈妈今年陪你过,最好以后的每一年,都能一起过。”

“好。”

什么新闻的热度最终都会过去,当宋居寒不再铺天盖地地出现在何故视线里时,他的生活也一点一点地回归了正轨。

他每天按时上班、下班,公司工地家里三点一线,过着机械般规律地生活。

庄捷予偶尔会来,但他最近也忙了起来,说是借着宋居寒的光火了一把,突然有了很多通告。

当宋居寒离他越来越远的时候,他终于开始对过去的生活产生了不真实感。那个全国人尽皆知的大明星、天之骄子,真的曾经和他睡过六年吗?会不会只是他做的一场风花雪月的梦?

可梦不会如此真实,也不会留下那么深、那么刻骨地痛,他拼命用工作麻痹自己,把大脑随时占满,只有这样,才能不给自己留下一丁点去想宋居寒的空隙。

他早料到会有分开的这一天,只是没想到会比想象中还要惨烈好几倍。

究竟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忘掉宋居寒?

这天,何故又接到了小松的电话,他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手就有些发抖,犹豫片刻,还是接通了。

“何故哥。”小松的声音听上去很为难,且小心翼翼。

“说。”何故的声音很冷淡。

“寒哥……寒哥让我问你。”小松深吸一口气,“问你,消气没有……”

电话那头传来宋居寒的暴喊:“谁让你这么问的!”

小松一激灵,快速而口齿不清地说:“问你想通没有。”

何故听到宋居寒的声音,身体一抖,原本已经趋于平静的心再次波澜大作,他深吸一口气,强自冷静地问:“什么意思。”

“就……”小松很不情愿地小声说,“就如果你……你想通了……可以来找寒哥,寒哥说他……他不计较你打他了。”

何故感觉一股邪火瞬间充满了胸腔,他握紧了拳头,沉声道:“帮我谢谢他的‘大度’。小松,你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何故干脆地挂断了电话。

他身体一晃,无力地靠在了墙上。

宋居寒,谢谢你的“大度”。

转眼,年关将近,何故的一个项目已经交付,还有一个项目因为施工方的问题拖延了进度,谁也没办法了,只能等到年后处理,但大部分问题都解决了。

何故瞬间轻松了不少,大老板亲口跟他保证,今年的奖金绝对让他满意。

这天,顾青裴再次打电话约他,他略一犹豫,还是找了个借口想拒绝。

顾青裴沉默了一下:“何故,你是不是怕我问你跟宋居寒的事?”

何故怔了怔,心想顾青裴真是聪明绝顶,他最怕的,就是顾青裴好奇而又关心地提起宋居寒,那个他费尽力气不去想、不去碰触的名字。

他的沉默算是默认了,顾青裴笑了:“我跟你保证,除非你主动,不然我绝不提起他。”

何故诚恳地说:“顾总,谢谢你。”

“哈哈,别害怕了,出来吧,人总绷着一根弦,会出问题的。”

何故笑了笑:“好,今晚见。”

晚上,何故估计到要喝酒,就坐了出租车过去。

果然,一到地方,桌上已经摆了一排各色的酒,顾青裴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潇洒地一挥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含笑道:“酒不是个好东西,但有时候,真的特别需要它。”

“对,所以我今天没开车,但你可不能多喝了。”

“我也没开车。”顾青裴笑道,“司机送我来的,一会儿来接我。”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格林童话宠狐成妃雪婷闪婚预见爱帝奴17岁的单身妈妈:天才儿子腹黑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