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32章(1/2)

“宋居寒和冯峥以前好过。”

以前好过。

彭放的这句话像一枚重型鱼雷,在何故的心里炸开了。

好过?什么叫好过?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彭放被何故瞬间惨白的脸色吓了一跳:“喂,你怎么了?”

原来人在遭受重击的时候,第一反应并不是痛,而是茫然。

何故觉得自己听到了天外来音,那么不真实,那么可怕,彭放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宋居寒和冯峥?怎么可能!

俩人针锋相对,俩人水火不容,俩人多年前就有矛盾……

矛盾……

何故感到心脏陡然一阵巨痛,他身形晃了晃。

彭放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他,满脸不解:“何故你怎么了呀?你不会有什么心脏病吧?”

何故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力气之大,把彭放掐得直皱眉头,何故眼睛看着他,眼神却一片空洞,用发抖的声音说:“什么时候?”

“什么什么时候?”彭放还在想何故好像要晕了要不要叫救护车。

“什么时候!他们什么时候好过!”何故突然大吼道。

彭放吓了一跳,看了原炀一眼,俩人瞬间明白何故和冯峥有事儿。

原炀幸灾乐祸地看着彭放,一副“让你多嘴”的表情,彭放很是尴尬,开始往回收:“嗯,那个,其实也没什么,很早之前了,我们初中的时候吧,那他们就是上高中,小孩儿嘛,谁还没个青春年少,你别急呀。”

何故慢慢地靠在了墙上,整个人呆若木鸡。

宋居寒和冯峥,冯峥和宋居寒。

俩人以前是发小,后来长大了总是被拿来比较,所以关系越走越远,甚至因为他而起了竞争的心思。

这是他们俩告诉他的,至少冯峥是这么说的,而宋居寒也没有反驳。他一直不疑有他,他从来没想过,一碰面就针尖麦芒的两个人,曾经其实“好过”。

怎么会这样?

不,就是这样,只有这样,所有的一切才解释得通。

为什么宋居寒一见面就对他感兴趣,为什么冯峥那么愤恨他和宋居寒在一起,一切的一切,都为这些年的所有做出了最真实、最残酷的解释。

那他,算什么?

他算……他什么都不算。

他就是那个用来走剧情的小配角,在两个主人公之间搅起一些小风小浪,可整个故事不会为他做出丝毫改变。

他怎么胆敢幻想宋居寒会喜欢他?

他暗恋的十年,相伴的六年算什么?

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宋居寒是怎么看他的?随便勾搭几下就上手了,前男友的品味怎么这么差?

冯峥又是怎么看他的?宋居寒接近你是因为我,你怎么还上赶着往上贴。

这么多年的时光,他们在背后是如何嘲笑他的愚蠢、悲哀和自不量力?甚至在冯峥隐晦地告诉他之后,他都死不回头,自以为潇洒地留在宋居寒身边当个“炮--友”,那不过是他给自己的台阶罢了,他心里清清楚楚,他只是离不开宋居寒。

他只是喜欢得不得了,不舍得放手。

他拼尽全力、耗尽心血去爱的一个人,把他当猴子一样耍了这么多年。

他真心以对、满腹愧疚当朋友的人,活活看了他六年多的笑话。

如果当初冯峥告诉他真相,他就是再厚的脸皮,也不可能再和宋居寒牵扯不清。

可这里没有“如果”,他用生命中最宝贵的一段时光去固守自己的一厢情愿,把自己感动得半死,把别人娱乐个彻底。

他简直……他简直想吐。

为什么他现在还清醒着,为什么羞愤和绝望不能杀死他?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彭放尴尬得直抓头发:“何故啊,你不至于吧,就算你和冯峥好了,你也不用在意人家十多年前的感情吧,男人嘛,心胸开阔点。”

何故就像没听见似的,缓缓转过了身,一步步往外走去。

他要离开这里,一想到宋居寒一会儿还要来,他还要见到宋居寒,他就觉得恶心。

原炀道:“他状态不对,送老赵他回去。”

彭放扶住何故:“何故,你这样开不了车,你要不要去医院?或者我让司机送你回家。”

何故充耳不闻,外界的一切刺激对他来说都没什么意义了,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远离,远离宋居寒。

彭放一个头两个大,早知道就不嘴贱了,这明显是闯祸了嘛。没办法,他只好跟着何故走,他真怕何故这样走两步就要躺下了。

刚走到电梯口,电梯叮地一声打开了。

五人面面相觑。

电梯外,是何故,彭放和原炀。

电梯内,是宋居寒和庄捷予。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格林童话宠狐成妃雪婷闪婚预见爱帝奴17岁的单身妈妈:天才儿子腹黑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