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30章(1/2)

何故忙活了一下午,临下班的时候,突然想起来顾青裴好久没有动静了,好像也不怎么出现在公司群里了,是为了避嫌吗?

何故掏出手机,给顾青裴打了个电话。

那边响了很久才接通,顾青裴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倦:“嗯,何故。”

“顾总,最近还好吗?还是很忙吧。”

“是啊。”顾青裴苦笑一声,一向巧舌如莲、跟谁都能聊起来的顾青裴,竟然第一次冷场了。

“你没事儿吧?要不要出来坐坐?”何故意识到自己现在在到处找别的感情寄托,寻回亲情、巩固友情,都是为了能填补在宋居寒那里遭遇的重创,他一直以为自己非常独立,一个人也能活,现在看来,这么多年他的情感支撑居然真的只在宋居寒一个人身上,一旦这个支撑岌岌可危了,他就需要找一个新的。

说到底,他也是只是个人类罢了。

顾青裴道:“最近事情太多了,有点走不开,过几天吧,我空了给你打电话。”他笑了笑,“就不知道你会不会有空了。”

何故也笑了:“真是说不准,到时候再说。”他顿了顿,忍不住道,“顾总,你的声音听着不是很精神,要注意身体啊。”

“嗯,你也是。”

挂了电话,他的手机不知何时蹦出来了好几条微信,他打开一看,都是庄捷予发来的,庄捷予在试装,是一个古装书生的造型,他却做了好几个扭曲的鬼脸。

何故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庄捷予时不时会给他发一些信息,但他极少回,他知道他不该和庄捷予走得太近,但这个孩子大概是太得天独厚,从小没尝过被人拒绝的滋味儿,自己越是冷淡,反而是惹得他越起劲儿。

他看着那些搞笑的照片,回了三个字:小猴子。

那边反应迅速:见过我这么英俊的猴子吗?

何故摇头浅笑。他这辈子头一次接触庄捷予这样的人,热情、自我、开朗、直白,有着一股年轻人无所畏惧的朝气,如果撇开初次见面时的难堪经历带来的偏见,其实这孩子人还不错。

不能撇开偏见的人其实是他。

何故提着一袋资料下了楼,刚走出公司门口,就隐约觉得门口停着的那辆车有点眼熟。

果然,下一刻,车门打开了,冯峥走了下来。

何故僵住了,表情有些不自在。

冯峥脸色也有些阴沉,慢慢走了过来:“上车吧,我们找个地方聊聊。”

“冯峥,我以为我上次在电话里说清楚了。”

冯峥一脸的不可思议和难过:“我们那么多年的朋友,就因为宋居寒,你就连句话都不肯跟我说了?”

何故最怕的,便是冯峥的这套说法,不仅是冯峥这么想,他自己也会这么想,这岂止是区区“重色轻友”四个字可以形容,为了一厢情愿的“爱情”跟朋友绝交,听起来多么愚蠢和可耻。

虽然他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真正让他厌烦的,是冯峥和宋居寒之间莫名的较劲儿,他不想卷入其中。

何故轻叹:“冯峥,那天在饭局上,你故意挑拨我和居寒的矛盾,这是朋友该做的吗?”

冯峥一时语塞,目光有些闪烁:“我……我承认我是不甘心,为什么他敢那么对你,为什么你就是离不开他!”

“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我不想当那个被你利用来激怒他的道具。”

“我没这么想!”冯峥急了。

“真的吗?”何故盯着冯峥,目光灼灼,“你真的没有抱着这样的想法吗?我不知道你们俩有什么至深的矛盾,都这么大的人了,这么多年还放不下,但是六年前宋居寒利用我打击你,现在你难道不是在做和他一样的事吗?”他不说,只是想给冯峥留个面子,不代表他不明白。事到如今,连他这样向来懒得管闲事的人也终于好奇起来,宋居寒和冯峥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

冯峥咬牙道:“我和他不一样,我真的喜欢过你。”

何故怔住了,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这是冯峥第一次直白地说出来,尽管当年他的意图很明显,但也从没有说出一句“喜欢”。

何故沉默了片刻,道:“冯峥……这个……我觉得你当时只是在赌气,如果你真的喜欢我,不需要等宋居寒刺激你,你也会知道。”

“不对,我当时只是太迷茫了,我不敢确定,所以才和你当朋友处着,其实……其实我是希望你能先开口的,可你那么闷、那么谨慎……”冯峥摇着头,目光中充满了后悔,“如果我当时成熟一点就好了,我怎么能想到,宋居寒会突然出现,我又怎么会想到,你会一下子就喜欢上他。”

回首当年,何故也对自己当时的想法和做出的决定感到有诸多不解,恐怕就是年轻吧,因为年轻,所以头脑发热,对极具迷惑性的感情义无反顾,因为年轻,所以愚蠢而又冲动,犯了很多错。

“冯峥,当年的事已经没有再提的必要了,我们已经这样了,我和他也已经这样了。你什么都有,还要忙事业,真的没有必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在你身上花费的时间,怎么会是浪费。”冯峥深深地看着何故,“这么多年了,在我重新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发现我还是没忘了你,何故,我们真的没有可能吗?你宁愿跟宋居寒当个炮--友,也不愿意跟我认真地试试吗。”

何故深吸一口气:“冯峥,我的所有感情和精力在宋居寒身上已经消耗光了,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同样的力气去喜欢别人,这样对谁公平呢?”

“你没试过,你怎么知道?我哪里比他差?”

何故认真地说:“冯峥,你对我来说是个很重要的人,所以我不能和你试,我不想糟蹋你的感情。”

冯峥的拳头握得死紧,愤恨地低吼:“你为什么就这么蠢!”

何故垂下了眼睑:“冯峥,你和宋居寒之间到底有什么矛盾,值得你们现在还针锋相对?”

冯峥脸色变得有几分古怪:“都是陈年旧事了,我喜欢你,跟他的事没有关系。”

何故无法相信,但显然冯峥不想说,他也不再问,只是劝道:“我们之间只能到此为止了,逢年过节你会收到我的礼物和祝福,你有事我会竭尽所能地帮忙,也许有一天,我们能恢复成正常的朋友关系,但在你放下这种执念之前,我们还是尽量别见了,我是为你好。”

冯峥恨恨地瞪着他:“你说了这么多,还不是因为宋居寒!”

“并不只是因为他……”

“何故!我不想让你受伤,但你能不能不要再那么蠢了,宋居寒不会喜欢你,你这么跟他耗着是在干什么?!耗自己的命吗!”

何故疲倦地说:“这是我自己的事,冯峥,算我求你了,别再逼我了。”

冯峥眼圈发红,表情充满了不甘,他愤恨地挥了挥拳头,哑声道:“你会后悔的。”说完转身开门上了车。

何故看着那车扬长而去,心里难受不已。

回到家,何故手贱地点开了新闻,搜了搜宋居寒度假的报道,很多都是捕捉风影的猜测,不看也罢,但照片却是赤--裸裸的。

报道说疑似宋居寒新女友的是个新晋模特,刚在国外拿了奖,还和一个轻奢品牌签了合约,非常年轻,只有19岁。

19岁,和庄捷予一个年纪,宋居寒早熟,年少的时候,交往的都是年纪比自己大的,有的甚至大十几岁,现在自然是都挑嫩的。

有这么多年轻漂亮的肉--体围着,也难怪宋居寒会觉得他不识抬举,“也敢给我脸色看”。

关了网页,何故开始看图纸,好不容易才集中起精神,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过来,是小松打来的,小松不是跟着宋居寒去塞班了吗?

何故接了电话:“喂,小松?”

“哥啊,你刚下班吧。”电话那头传来小松欢快的声音。

“是啊,你在塞班吗?”

“对呀,这可是国际长途,哎哟心疼啊。”

“嗯,那就长话短说,怎么了?”

“啊,你那个……要什么特产不?我和晓晓买东西呢。”

“不用了,你们好好玩儿就行,电话费贵,挂了吧。”何故一点都不想被提醒宋居寒此刻在干吗。

“哎,等等。”小松拖拖拉拉地,“嗯,有那个编织品,挺好看的,还有一些手工艺品,哦,有椰子!我给你带椰子吧!”

何故皱起眉:“椰子海南不就有吗?”

“这里……不一样啊,我给你带一个啊。”

“……好。”

“哥啊,你干嘛呢?这几天忙不忙啊,累不累啊。”

“还可以。”

“国内越来越冷了,你可别感冒了呀。”

何故一头雾水:“小松,你是特意打国际长途跟我聊天吗?”

“不是,哎呀,怎么会呢,我就是问问你想要什么,我想给你带点东西嘛,你平时那么照顾我。”

“不用特意带什么。”

“对了,我看到国内的报道了,妈的也不知道啥时候偷拍的,寒哥包下一个私人海滩,按理说应该没有外人的。”

“狗仔比较厉害吧。”

“是啊,真烦人,竟瞎哔哔,我们哪儿淫---乱了,我正经女朋友就在旁边儿呢,生哥他们都带老婆孩子来呢。”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格林童话宠狐成妃雪婷闪婚预见爱帝奴17岁的单身妈妈:天才儿子腹黑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