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2章(1/2)

何故料到顾青裴会问这个,他轻咳一声:“顾总想八卦什么?”

顾青裴转杯轻笑:“随便聊聊,好奇嘛。你们是校友?那不是认识很多年了?”

“十年。”

“哦,那可真够久的。”

“是啊。”十年啊,何故心里有些感慨。

十年听上去很长,回首而望,又似乎倏忽而过,很多事都似乎尚在昨天,有时候睡梦中醒来,茫然间会不知自己身处何夕何年,人年纪越是渐长,越会觉得光阴如箭,人生苦短。

“你和他……还真是挺难联想到一起的,不是说你不好,而是觉得你看上去跟那个圈子完全没有交集。”

“是没什么交集,只是以前同校才认识的。”

“同学?”

“不是,他比我小两届,学校活动上认识的。”何故想起十年前,顿时有些恍惚。

“然后你们就成了……”顾青裴也不太好意思把话说全,毕竟俩人还没那么熟。

何故笑笑,“嗯”了一声。

顾青裴微蹙起眉:“你就不想找个正经的男朋友啊?”

何故摇摇头:“顾总你也知道我的,我这性格,又闷,又不会讨好人,我觉得现在这样也挺好。”

顾青裴看着何故故作云淡风轻的表情,想起宋居寒那天满怀敌意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探究的光芒,但他没有点破:“也是,无非是找人做个伴嘛,不过说真的,你现在这么想,过几年就未必了,我以前也觉得这样好,无拘无束无负担,可现在越来越想安定下来,有个能知冷知热的人,人啊,是会变的。”

“是啊,等我变了的时候再说吧。”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变心了,那该是一件多么值得举杯庆祝的事。

“你喜欢什么类型的?你条件很好,有空可以给你介绍一些我的朋友。”顾青裴补充道:“你可别说你喜欢宋居寒那样的,长成那样的我上哪儿给你找去。”说完眨巴着眼睛笑了笑。

何故也笑了:“其实我也不知道。”喜欢什么类型的,这个问题他几乎没考虑过,他的喜欢已经在很多年前被宋居寒定型了,而宋居寒又是独一无二的,谈何类型。

“嗯,没什么,有空多带你认识点圈子里的人,你也不能太脱离时代了。”

何故失笑。顾青裴说得有道理,说不定多认识些人,多见见世面,他就不会那么狭隘地围着那点一厢情愿的感情打转,当然,他也并不觉得现在有什么不好,谁又能真的永远求仁得仁,他也不过就是得不到某个人罢了。

随便聊了几句,顾青裴又谈起了想要挖他的事,何故知道这才是顾青裴的最主要目的,甚至故意表露性向,拉近彼此距离,都有可能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不过自己的能力受到肯定,当然是件好事,俩人相谈甚欢,他还真的有些动了心。

那天的聚会后,他和顾青裴的关系近了不少,也对顾青裴即将上任的公司有了更深的了解,做完手头里这几个案子,等过年的时候,他打算好好休息一段时间,认真考虑一下。

很快就到了他的生日当天,那天正好周末,可他还是像平时上班一样早早醒了。

吃完早饭后,他接到了他妈的电话。自他爸过世后,十多年里他们母子俩只见过一面,他们之间仅剩的联系,就是他生日时候的一个电话和过年他寄过去的一个红包,就算打电话也说不上什么,无非是疏离的客套和寒暄,就好像那是基于他们之间的血缘关系而不得不完成的一项例行公事。

今年似乎有些不同,他妈的声音听上去不像往年那么精神,沉着嗓音问他最近好不好。

何故皱了皱眉:“妈,你身体不舒服吗?”

“哦,低血压,老毛病了,你呢?”

“我一切都好。”

“那就好……你28周岁了,时间真快。”

“是啊。”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轻叹:“好好过生日吧,天冷记得添衣服。”

“好,你也注意身体。”

挂上电话,何故身陷进沙发,发了好一会儿呆。

他父母的婚姻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他爸是个懦弱的、胸无大志的教书匠,他妈是个不能安于现状的女强人,俩人因为原则和价值观,从他懂事起吵到青春期,他小时候还颇为惊恐,后来听到他们吵架,都可以若无其事的穿过客厅回房间看书,一家三口住在不大的小公寓里,却像是分割出三个世界,彼此难以融入对方,他大概也是从那时起,变得越来越沉默寡言。

他很早就做好了他们会离婚的准备,没想到比离婚先到来的,是他爸爸的病逝。他爸死后,他妈就像终于摆脱了束缚的鸟儿,迎风展翅,去追求更好的生活和更好的婚姻了。他这些年听亲戚说过他妈的现状,他妈能力很强,和现在的丈夫拥有一家上市公司,不过这些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早年面对父亲的去世和母亲的不闻不问,他还怨恨过,现在却已经麻木。

其实这样也挺好,起码他不用因为性向问题而面对父母亲族的责难,天大地大,没人管他,自在呀。

他抓起手机,给小松发了条短信:居寒今天忙吗?

等了半天,没有回应,他索性打了电话过去,没人接。他只好放下手机,看书去了。

直到中午,小松才给他回了电话:“喂,何故哥,不好意思啊,我们上午拍mv呢,我没听到。”

“没事,你们现在忙完了吗?”

“还差一点儿,你有事儿啊?”

“没什么要紧的,等你们忙完再说吧。”

“我跟寒哥说一声?”

“好。”

挂了电话,何故也不觉得失望,他早知道宋居寒不会记得,这个大明星天生没心没肺,记不得,就一遍遍提醒好了,他这辈子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到了晚饭时间,何故再次给小松打电话,没人接,又给宋居寒打,同样没有应答,他晃了晃手机,扔进了沙发里,看来今天是没戏了。

他系上围裙,给自己煮了一碗长寿面,切上几片牛肉,撒上鲜嫩的葱花,打下一个荷包蛋,热气腾腾地出锅,那清淡温暖的香味飘进鼻息,让人的心情变得平静。

刚吃了两口,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响动,接着是钥匙旋拧的声音,何故猛地站了起来,快步朝门口走去。

下一秒,门推开了,宋居寒戴着墨镜和鸭舌帽,穿着件暗红色的短款羽绒服,衬得那黑色牛仔裤里包裹的两条腿长得不像话,他带着一身风尘仆仆的寒气,就那么出现在了。

何故怔住了,心脏仿佛在被什么东西温柔敲打,酥酥麻麻的,徜徉着无边的暖意。

宋居寒手里拎着一堆东西:“傻站着干什么啊,过来接一下啊。”

何故反应过来,忙过去接下他手里的袋子:“你、你怎么来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格林童话宠狐成妃雪婷闪婚预见爱帝奴17岁的单身妈妈:天才儿子腹黑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