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3章(1/2)

何故有些心烦,干了会儿活,心不在焉的,老想着宋居寒就这么走了,恐怕要很长时间不会理他,而他又是个不会化解干戈的人,不是嫌丢脸,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他曾经试过在宋居寒生气之后去和好,惹得宋居寒更加大发雷霆。

想了想,还是去公司吧,他本打算给自己放一天假,因为昨天实在太累了,但现在他需要工作来分散一下注意力。

出门前,他突然发现沙发上有一个手机,走过去一看,果然是宋居寒的。宋居寒这人对大部分事情都不上心,经常丢三落四的。

他给小松发了条短信:小松,居寒的手机在我这儿——何故。

然后揣上手机出门了。

到了公司,助理陈姗见到他很意外:“何总,你今天不是不舒服吗?”

“有点事不放心。”

“何总,您今天穿得好帅啊。”陈姗上下打量他一番,恭维道:“我觉得您品位越来越好了。”

何故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这是宋居寒上次随手放在他这儿的赞助商送的衣服,裤子太长他穿不了,上衣倒还合身。品位这东西是用钱堆出来的。

“咱们何总身材好,长得又帅,穿什么不好看啊,就是眼光太高了,我外甥女可是牛津毕业的,何总都看不上呢。”行政主管是个性格直爽的中年大姐,公司鲜少有人敢调侃何故,她是其中一个。

何故装作没听见:“都去干活吧。”说完去跟下属沟通项目进度去了。

他一毕业就进了这家全国知名的大国企,打拼了六年,混到了中层领导,他知道自己的事业到这里就差不多止步了,因为他不擅交际和言辞,做不来管理,只会干自己的专业。目前的职位和收入他都满意,唯独就是工作量大。

他看完下属的项目报告,挑了一堆毛病,大概是心情不好,口气尤为严厉。

正巧这时陈姗进来了:“何总,顾总找您。”

“顾总?”

“嗯,在办公室呢,让您有空就过去。”

下属松了口气。

“知道了。”何故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办公室。

陈姗指的“顾总”叫顾青裴,是他们公司的高层,开始做生产,后来管过人事,现在管招标采购,也不过比他大了三四岁,能力之强、事业发展之快,让人望尘莫及。顾青裴在公司里是头号风云人物,能力、学识、口才只是一方面,主要是长得太帅。

何故和顾青裴平时在业务上多有往来,顾总颇照顾他,他们关系还不错。

坐电梯上了楼,何故穿过长长地走廊,敲响了面前那扇气派的实木大门。

九楼以上都是高管的办公室,年前刚翻新过,光装修就花了两百多万,说完全不羡慕,也太虚伪,但何故知道自己永远也搬不进这样的办公室。

“请进。”办公室里传来稳重磁性的嗓音。

何故推门进去了。

宽敞豪华的总监办公室里,一个穿着白衬衫的颀长男子,正站在办公桌前,左手背后,右手执笔,桌上铺一乳白宣纸,那在写字。

“顾总。”

“何工,你来了。”顾青裴抬起头,冲何故一笑。他三十出头,长了一张无可挑剔的英俊面孔,脸颊窄、下巴尖,两道浓眉斜飞上挑,一双狭长的眼睛里总有着让人琢磨不透的深沉,他带着一副金边眼镜,头发一丝不苟地被拢到脑后,白衬衫的领口如刀削一般凌厉,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精雕细琢的精英范儿。他抬了抬下巴:“坐”。

何故在沙发上坐下了。

顾青裴沾了沾墨,继续在宣纸上写着什么,边道:“我最近在练字,写字的时候,心绪会特别平静,有助于思考和解压,有空你可以试试。”

“好。”

顾青裴撂下笔,轻轻把那小叶紫檀的镇纸放到一边,把纸拿了起来,面冲着何故,笑道:“怎么样?”

纸上写着两行词:乘长风破万里浪,凌青云啸九天歌。

那字苍劲洒脱,如盘龙掠水流痕。

何故心下了然,看来顾青裴要跳槽的传闻是真的了,他大概能猜到顾青裴叫他来的目的。他点了点头:“顾总,您的字写得很好。”

顾青裴噗嗤一笑:“别人要是这么夸我,我听着像拍马屁,可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听都像真心的。”

何故道:“确实很好。”

顾青裴把那副字卷起来放进了绢桶里,走了过来,量身定做的西装恰到好处地衬托着他修长挺拔的身材。

何故站了起来。

顾青裴道:“坐,坐。”说着坐在了他旁边,把那副字递给他:“送给你。”

“谢谢顾总。”何故客气地收下了。

顾青裴看着何故:“最近休息不好吗?看着挺累的。”

“嗯,有项目压着。”

“钱是公司的,身体是自己的,你要在这之间找到平衡,人的精力有限,不要太勉强自己。”

“好。”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格林童话宠狐成妃雪婷闪婚预见爱帝奴17岁的单身妈妈:天才儿子腹黑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