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1541 心寒(1/2)

乔治五世对南部非洲还是不够了解,他以为关上门开会,就不会泄露出去。

结果当天晚上,会议内容就形成文字放在罗克的办公桌上。

罗克并没有理会,他还是低估了乔治五世的迫切心情,两天后,乔治五世公布了他的决定。

罗克和基钦钠都没想到,乔治五世会在这时候更换英国驻南部非洲总督。

新任总督也是罗克的老熟人,世界大战期间同样担任过英国远征军总司令的道格拉斯·黑格。

这同样是个让人无奈的人选,英国国内除了基钦钠,已经没有几个人能对罗克形成有效制衡了。

1926年的当下,英国老一辈军人已经所剩无几,世界大战期间担任过海军大臣的约翰·费希尔已经与1920年去世,英国远征军的第一任总司令约翰·佛伦齐是去年去世的,萨克维尔·卡登被解除职务后一病不起,已经余日无多,皇家海军参谋长亨利·威尔逊在自己家门口被枪杀——

英国军方现在的当权派,除了海军大臣约翰·杰力科之外,几乎都是罗克在世界大战期间的下属,连陆军大臣伊恩·汉密尔顿都和罗克关系莫逆。

达达尼尔海峡战役期间,伊恩·汉密尔顿是罗克的副手。

所以乔治五世找来找去,现在的英国,也就黑格才有勉强替代基钦钠的资格,而且有没有效还不好说。

罗克肯定是不愿意更换总督的,所以在得知情况的第一时间,南部非洲联邦议会就像伦敦议会提出抗议,不同意更换总督人选。

“没用的洛克,我老了,应该把舞台让给你们这些年轻人,接下来我会返回利斯托尔老家,无论如何,我都会怀念在南部非洲的日子,洛克,很高兴认识你——”基钦钠眼里掩饰不住的落寞,说的话就跟临终告别一样。

基钦钠出生于爱尔兰凯里郡利斯托尔一个英国军官家庭,不过基钦钠对利斯托尔没多少感情,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开利斯托尔到瑞士求学,后来考入伍尔维奇军事学院,开始他的军人生涯。

基钦钠终身未婚,父母也早已离世,利斯托尔连亲人都没有,罗克肯定不会让基钦钠就这样离开南部非洲。

“不,元帅,你哪儿都不会去,伦敦不再需要你这个南部非洲总督,南部非洲联邦政府却需要你继续当高级顾问,你依然会住在总督府,当然了,总督府的名字肯定得改一改。”罗克果断,乔治五世可以过河拆桥,罗克还是眷恋旧情的。

“呵呵,洛克,谢谢你,不过你要让新总督住哪儿?”基钦钠莫名感动,罗克强留基钦钠,也是要承担风险的。、

“爱住哪儿住哪儿,我不喜欢的总督,才不会留在正义宫身边碍眼,开普敦是大英帝国最早的殖民地,就让新总督住在开普敦算了。”罗克一脚把黑格踢到开普敦,至于黑格怎么想,罗克才不管。

按道理说,英国更换主南部非洲总督,不需要征求南部非洲联邦政府的意见,这是英国政府的权力。

南部非洲终究还是不一样,当初乔治五世任命基钦钠担任南部非洲总督的时候,还征求时任南部非洲首相菲利普的意见呢。

到了罗克这儿就成为直接通知,连问一声都不问,这就让罗克不可接受。

“洛克,不要因为我做出什么不理智的决定,这不是我想要的。”基钦钠感动之余还是理智,如果因为他加深了南部非洲和英国之间的矛盾,基钦钠也会心存愧疚。

“元帅,这不是理智不理智的问题,伦敦议会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并没有给予南部非洲应有的尊重,既然这样,新总督的人选南部非洲也不会接受,这同样是南部非洲联邦政府的决定。”罗克并没把所有责任都归咎于乔治五世,还是留出一丝余地。

并不仅仅是罗克一个人反对乔治五世的这个决定,罗克挽留基钦钠的时候,南部非洲联邦议会也在激烈讨论。

总督人选并不是讨论的焦点,而是英国政府这种不尊重南部非洲联邦政府的行为,激起了大部分南部非洲国会议员的反感。

“伦敦议会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是对南部非洲联邦政府的极大不尊重,我们不接受这种更换总督的方式,如果伦敦议会坚持这么做,那么我建议我们直接拒绝,取消总督这个职位!”来自奥兰治州的国会议员肯尼·范迪克言辞激烈,奥兰治人一贯是最讨厌英国政府的。

“取消总督这个职位,不如直接退出英联邦算了——”来自维多利亚州的国会议员巴斯蒂安·齐勒直言不讳,他是徳裔,说出这样的话很正常。

“齐勒议员,请注意你的发言。”巴克敲桌子,提醒齐勒注意点分寸。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小农民大明星超级神相医圣仁心叶皓轩全能神医黑暗血时代大周王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