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六十二章 突破中枢(1/2)

半残天京阁犹若一叶浮萍,在无边黑暗里飘飘荡荡,啸日黑榆木微微散发一层黑光,将它笼罩其中,方才抵抗住无界侵蚀之力,又顺时空暗流,往无界深处缓缓飘去。

那隐藏暗处的界域守护者悄无声息睁开眼睛,见那飘荡之物渺小柔弱,且有无界神木附着其上,理当无害,便闭上眼睛,再不理睬。

而天京阁中,却是肢体横陈,颠鸾倒凤,如极乐仙境一般。

守阵者换成了征漠与炎夜,赫连万城与穆天降却侧躺床铺中,一前一后,将林方生裸裎肢体禁锢中间,此起彼伏地撞击磨砺。

动得久了,那通道符纹也痛得麻木,尘根亦是被迫反复吐精,如今就连精口亦已红肿不堪,次次龙血皆如挤出来一般。

穆天降低垂头颅,深紫长发垂至林方生腰际,又随腰身冲撞动作来回轻抚,火热吐息,亦是喷洒后颈骨上,便张口咬住那点风骨尽露的后颈,磨咬起来。

林方生只觉后颈一痛,犹若被猛兽贪婪噬咬一般,不由仰头“啊”地叫出声来,随即被赫连万城扣住后脑,唇舌紧贴,碾压深吮,舌尖竟扫过喉口,叫林方生只觉全身上下,无处不被侵犯,无处不被撩拨,直被烙下深刻痕迹,无法消除。

这二人动作猛烈,灵气雄厚,次次冲撞,皆如侵入骨髓一般,叫林方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疼痛愈深,汹涌快意亦是愈强。

穆天降又托高他一腿,更叫身下大张,行动再无阻碍,暧昧碰撞、靡靡水响,混合丝绸摩擦,和林方生自喉间溢出的低吟呜咽,更将这场盛宴,推向极致。

林方生再无力挣扎,手臂攀住师尊脖颈,前后皆是灼人热浪,符纹亦是无力挣扎,情潮反复灭顶,如今已是强弩之末。

那二人又一通长久磨砺,方才先后尽兴,滚烫浊液,灼烧在林方生红肿不堪内壁上,亦是蚀骨疼痛,叫他脸色又白了几分,孽根勉为其难一般,吐出些许红色。

司华钧冷眼旁观,指尖只一点,就将那些龙血烧尽,又握住林方生手腕,凝目查探,道:“尚有少许。”

林方生神思恍惚,闻言却说不出话来,只一味摇头。

赫连万城与穆天降亦是先后撤出,赫连万城道:“不可,若再强行交欢,恐有损伤。”

穆天降思量片刻,却是取出那根火山石精来,又以灵火炼化,将那粗长一根,渐渐炼制得细长柔软。

赫连万城似是猜到几分,将林方生上身搂在怀中,穆天降就将那黑蛇一般盘曲的石精,放置在林方生两腿之间。

石精上金色符纹密布闪烁,更如活过来一般,扭曲盘绕,缠绕在林方生腰间,一头缠住尘根,以凹凸细纹磨砺前端,另一头却顶开林方生身下被折磨得肿胀渗血的入口,深深钻入。

不过手指粗细的石精,倒是不曾再造成撕裂损伤,却比之那些肉枪凶器更为灵活,蠕动钻探至符纹深处时,更是陡然涨大,外围生出无数突起,将符纹撑开,粗暴磨砺。

林方生先前只觉那石精火热细长,深入体腔时不过有些麻痒异样,却尚能忍受。

前端磨砺亦是酸麻刺激,叫他靠在师尊怀中,浅浅喘息而已。

谁料有此突变,竟如身躯被自体腔深处撑裂一般,剧痛火辣,酥麻酸软,一起炸开。

他不由紧绷身躯,奋力弹起,却被师尊牢牢抱住上身,穆天降却又指挥那石精,前后动作亦是加剧加重。

那黑金石蛇缠绕在林方生玉白汗湿的腰胯间,哀鸣惊喘皆带鼻音沙哑,几欲叫人不顾他受伤身躯,再行几次侵占。

林方生一身热汗蒸腾,反复挣扎,手指扣住赫连万城手臂,被那石精粗粝磨顶得几欲昏厥,终是哀鸣不已,哭泣起来。

便是哭泣,亦是气息难继,神色恍惚之态。

赫连万城只将他圈禁在怀,双眼冷冽无波。

林方生又挣扎片刻,方才颤抖吐精,赤红血色渗出,染在腹侧,瞬间烧灼得一丝不剩。

司华钧守了这些时日,亦是疲倦之际,脸色再泛出青白,只道一句“成了。”,而后竟连人形亦难维持,现出蛟龙之形,垂落在地上。

林方生眼神涣散,只觉这一场折磨,明明耗尽体力,丹田经脉,却被灵力充盈得几欲涨裂,风暴一般呼啸盘旋,金丹亦是灵力过度充塞,渐渐有裂开之势。

竟是要结婴了。

赫连万城与穆天降竟是默契配合,身形一晃,便守至阵眼前,啪啪啪啪接连打入数十枚灵石,又灌注灵气,催动阵法。赫连万城又喝道:“送方生至黑榆木下。”

征漠与炎夜不敢耽搁,也是身形一闪,将林方生抱起,送至黑榆木下,又助他成趺坐姿势,林方生身周灵压渐渐强大,犹若旋风呼啸,顿时清脆几声,头顶黑榆木空间结界亦有了几分裂痕。

征漠亦不耽搁,只伸手握住黑榆木树干,将剑意猛烈送入,助黑榆木稳住结界。

林方生却哪里知晓这许多,全副身心,尽在经脉运转,灵力奔涌之中。识海里一声轰然巨响,金丹炸裂,宛若无数金光璀璨爆开。待得光明散尽,却有一尊通身火红的婴儿,趺坐悬浮在丹田之中,周身金红烈焰沸腾,眉目宛然,清俊温雅,与林方生如出一辙。

炎夜在一旁护法,却是心中一沉。只因林方生火属灵根,至此又更进一步,却是他这般冰属妖修的天生克星,若他不努力修行,只怕再亲近不得。

待黄龙再度借林方生身躯醒转时,已是身在楼中,一身新衣,清洗干净。

只是随手一摸,腰间仍是空空,哪里有他心心念念的酒葫芦。

神色便黯然几分。

征漠却是体贴,见状便自乾坤戒中取出一壶灵酒,一盏玉杯,放置在桌上,黄龙方展颜笑道:“虽则是爱屋及乌,还是你小子上道,不错不错。我定在方生面前为你美言几句。”

而后更是酒杯也不碰,拎起酒壶,仰头就灌。

这等表现,实在与林方生素日行止大相径庭,实是叫这些才与林方生颠鸾倒凤的修士,情何以堪。

黄龙却不放在心上,只是内视一圈,愉悦颔首道:“竟已结婴了,如此又多几分胜算。”

转头一扫,又道:“那法修小蛇为何不在?阵法之事,须他辅佐。”

穆天降傲然道:“那小蛇被本座打伤,至今未愈。阵法之事,本座亦精通,无需劳烦他人。你只管开口。”

黄龙眼风扫他,又奸诈一笑,道:“老夫留着你尚有大用,何必急于一时。”

穆天降皱眉看他,却是脸色一沉,“不可用那面孔做这等神色。”

黄龙闻言,眉一皱,眼一瞪,硬在林方生一张清隽如玉的面容上,拗出粗鲁大汉的神色:“老夫偏生爱摆这般脸色,你这千年小魔,又待如何?”

眼见穆天降神色阴沉,手指紧扣,紫眸中杀气腾腾,眼看就要飞身杀过去一般,那恐怖灵压,亦是叫室内众人喘不过气来。

赫连万城却在此时冷淡开口道:“方生,正事要紧。”

他不唤黄龙,却唤小徒弟名字,正是为提醒众人。

穆天降果然一身杀气褪了干净,却又显出几分心灰意冷的疲色来。

黄龙亦是尴尬咳嗽两声,放下空酒壶,行至阵眼跟前,对阵法一一指点,又不时自行输入灵力,微妙调整。

天京阁便在阵法转换中,穿透层层时空帷幕,往无界更深处飘飘荡荡,悄然前行。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都市之九天大帝抢个红包去写文洪荒元记一品高人重生之高中生主播大道临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