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五十六章 镜中陷阱(1/2)

那女修嗓音妩媚,宛若一段绵柔丝绸婉转,自蒲团上款款行了下来,口中清吟道:“鲲鹏欲展九万里,镜花水月一场梦。同修长生终幻境,共赴巫山到头空。尔等尘缘交错,孽情深种,如何修仙,如何断念?”

林方生听六道仙人话中有话,隐有责备之意。不由目光一沉,只是这女修修为甚高,他竟看不透,故而不敢轻举妄动。

自宝幻山以来,林方生火爆性子,当真是收敛不少。

征漠只是捏捏他手掌,放开后,对那女修施了一礼道:“六道仙人有礼,我乃人界万剑门中人,此番入塔,只为取神龙令,却不敢打搅仙人清修。请仙人指引上塔之路,我等定有重谢。”

六道仙人又是妩媚一笑,莲步轻移,带起一阵香风,靠近征漠面前道:“哪个要你重谢,若真要谢,把你人谢给我罢。”

林方生见状又要上前,却被征漠按住肩膀往后一推,才欲发火,又见征漠也后退半步,仍是笑得温文尔雅,君子端方道:“仙人乃天人之姿,在下受宠若惊。只是心有所属,却容不得旁人了。”

那六道仙人闻言也不纠缠,一双妙目转向旁边,就落在司华钧身上,司华钧便笑道:“我家娘子醋劲太大,还请仙人放过。”

炎夜亦是冷声道:“我不要旁人。”

六道仙人俏丽脸蛋便是一沉,又冷冷扫过赫连万城,冷嗤道:“一看便知是个冷心冷肺,绝情断欲的,不要也罢。”

林方生心道:这却看错了,师尊私底下,热情得叫你吃不消。

赫连万城却似知晓他想法,冷淡眼色扫了过来。

林方生立时面红耳赤,垂头不敢对视。

六道仙人却未留意这些动静,只将七重如烟霞笼罩的衣袖一甩,道:“自此出去就是第五层,若是出不去,困死也罢。”

那袍袖甩出一阵粉红浓烟,弥漫镜室。

待烟尘散尽,四周那铮亮镜面已消散无踪,却是身处一片无边无际的桃花林中。

那桃花粉红雪白,灼灼盛开,灿若云霞,绿草如茵,又有溪水潺潺,当真仿若世外桃源一般,甜美香气,丝丝缕缕沁人心脾。

桃林间又有乳白云雾,缭绕聚散,宛若仙境。

而四周寂静,林方生却是又和众人分散了。

他欲放开神识,却惊觉丹田内空空如也,金丹不再,而经脉亦是细弱虚浮,与凡人无异。

林方生全然不知为何如此,在镇魔塔这般危机四伏之地,修为尽失,就如同三岁孩童误入狼群,全无自卫之力。

林方生尚在惊慌中,就听见几个脚步声走近,便有几个身着盔甲、兽头人身的士兵,自云雾里现身出来。手中长矛尖正对林方生,低沉喝道:“兀那小子,自何处而来?”

林方生见状,心中一沉,只得硬起头皮答道:“我乃人界万剑门弟子,因闯镇魔塔,误入此间,却不知此地是……?”

为首那象头人身的士兵长便挥手,示意下属们收了矛枪,笑道:“若是人间来的客人,那便去见我们国主。”

林方生只得跟随那些士兵,出了桃花林,骑上头顶独角,通身漆黑,唯有四足有一团火红毛团的怪马,往主城疾驰而去。

林方生自那自称魏相的象头士兵口中知晓,此地名为天郧国,虽在魔界,却不知为何,并未受无界吞噬之灾。

魔民们亦是安居乐业,国主勤政爱民,沿途均见一片平安祥和。

入得天郧国都,林方生见那些魔民们同之前通天圣国所见,并无二致。又有少量人界住民混杂其中,与土著亦是谈笑风生,并不见生疏。

可见此地竟是兼容并蓄,民风包容。

那黑马一路奔进王宫,魏相将他引入大殿。大殿亦是庄严恢弘,华贵精致,比起庆隆皇宫,亦是毫不逊色。

白玉台阶高高延伸,一条人影高踞龙椅,金黄织锦的龙袍,即使有珠帘遮挡,也挡不住那帝王华贵逼人,不怒自威的气势。

冕旒下串串珍珠之下,隐约流出一张俊美冷漠的脸来。

魏相跪下,两手抱拳道:“启禀国主,桃花神林中的人间客,现已带到。”

就听一个冷淡声音道:“抬起头来。”

林方生怔住,缓缓抬头,隔着珠帘冕旒,亦是分辨清楚那人容颜身姿,便上前一步:“师尊……”

守殿卫士赶忙横戟,拦在林方生面前,喝道:“放肆!国主面前,还不下跪?”

那国主冷淡阻止:“无妨。”

竟自龙椅上起身,一步步走下白玉台阶,往林方生面前行来。

离得近了,便见那国主容色清冷俊美,宛若霜雪冰寒,正是赫连万城。

只是通身灵压剑意,如今却消散殆尽,几同凡人一般。

冕旒珍珠璀璨,盈盈珠光宝气,倒给赫连万城素来仙人一般清绝容颜,添了些许凡尘的尊贵之气,竟是亲切了些许。

那国主亦是打量于他,道:“报上名来。”

林方生见他神色并无玩笑之意,迷惑之间,却是配合道:“在下林方生,你、国主名讳可是,赫连万城?”

那身后太监侍卫又是一通呵斥道:“胆大狂徒!国主尊讳,岂敢以贱民之口污之!”

那国主仍是斥退众人,冰冷容色却有些许和缓:“竟知朕名讳,桃花神林的来客,果非凡响。那便留下罢。”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都市之九天大帝抢个红包去写文洪荒元记一品高人重生之高中生主播大道临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