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四十一章 流越冰原(1/2)

二人稍作整备,便离了北溟海,往南方冰原遁去。

司华钧却未用法宝,而是召出一头通体墨蓝,体型巨大如山岳的海兽,携林方生一起,立于海兽背上。那海兽发出一声悠长低沉的嘶鸣,庞大身躯分波破浪,竟行得又快又稳。

正是清晨时分,阳光正好,照得北溟海面如一块巨型蓝宝石,海天一色,疾驰的劲风被结界化解成徐徐清风,带着海潮味道,撩起二人衣袍发梢。便有几分道骨仙风,凌云化仙的气势。

司华钧又取出一枚玉符,乌沉沉线条在半空盘旋扭曲,汇集成山水路线,深潭陷阱之态,正是流越冰原堪舆图。

图上标识甚是详细,司华钧便为他一一讲解,何处有冰川涌动,何处有猛兽栖息,何处又有天才地宝。最后更是取空白玉符,将堪舆图仿制一份,叫林方生妥善收藏。

又叮嘱道:“流越冰原危机四伏,妖兽都在四阶以上,若是不慎与我分散,切记按堪舆图记载,避开危险,不可冒进。”

林方生虽觉他有些罗嗦,仍是承了情,应声是。

司华钧见他言辞和顺,自是心情大好,一路行来,饱览海景。时而有七彩飞鱼自头顶越过,时而有鲛人追逐,嗓音清婉,歌喉动人。

如此游览,六日之后方见蔚蓝海面上浮冰日增,海兽速度,却慢了下来。

司华钧道:“前方极寒,蓝儿若是再往前,亦有损伤。”

林方生颔首,便唤出飞剑,二人凌空而立,目送那名唤蓝儿的海兽恋恋不舍嘶鸣几声,方才一个翻腾,沉入海中,不见踪影。

此时吹来的海风,却是有些刺骨冰寒了。尽管修真之人寒暑不侵,林方生却仍是感受到凛冽寒意,遥遥望向数千里外一道森白雪线,不由感受到造物神奇。

此时却有一件温暖披风落在他肩头,不知是何种妖兽皮毛所制,绒毛细软生温,将阵阵寒风,阻挡在外。

司华钧又为他拉起黑色兜帽,将林方生严严实实包裹起来,边缘一圈油光水滑的黑色皮毛,更是将这剑修衬托得面如冠玉,俊逸出尘。

林方生扭头看去,司华钧自也披上一件披风,皮毛深紫,流光溢彩,亦非凡品。一黑一紫,却也很是般配。

飞剑风驰电掣,离冰原渐近,又过了小半天,终是抵达。但见眼前银装素裹,冰山参天,寒风卷着冰雪,呼啸盘旋。

林方生收了飞剑,落在一片平地之上,足下皆是皑皑白雪,冰冷风雪甚至丝丝缕缕,剥离灵力,这冰原劲风,果然霸道。

司华钧周围,却张开一道无形防御,林方生站在妖修身侧,亦感觉到劲风削弱,被稳妥保护在内。这片区域乃冰原边境,冰寒劲风之力,金丹期人修勉力可以抵挡,对八阶巅峰的妖修而言,却不过小菜一碟。

至于此间妖兽,在火属蛟龙灵压释放之时,便心知大敌来袭,远远躲了开去,更不敢近前。

原以为冰原险阻,定然举步维艰,如今却如闲庭信步一般,自平原穿峡谷,宛若在大块水晶堆砌之地行进,行了半日,也不见半点土著妖兽动静。

林方生与司华钧五指交扣,眼见得一片白丘接一片白丘,景致精美却单调,终是忍不住问道:“究竟要去往何处?”

司华钧微微一笑,柔声答道;“得娘子相伴,无论往何处去亦是甘愿。”

林方生见他惫赖,一时无语,过了片刻,终究不悦,皱眉斥道:“莫再拿我当闺阁女子一般耍弄,成日玩些口舌之利,累也不累?”

司华钧却笑得愈发柔和,停在一株通体雪白的杉树之下,抬手轻轻抚过他脸颊,“为夫句句发自肺腑,却被娘子鄙如弃履,未免叫人伤心。”

林方生更是沉下脸色,一语不发,只冷冷瞪视妖修。

司华钧无法,只得收回抚摸的手指,指向远方一道高耸冰川,道:“那处山川之中,有上古大妖遗留洞府,那洞府自成一个法阵,乃是万法归宗阵。”

林方生虽于符纹一道知之甚少,却也听闻过万法归宗之名。此乃昔日大能所创最高阶法阵之一,上能引天地神通,下能融五行灵能,进可攻、退可守,乃无所不能的法阵。

此时闻言,不由神色一动:“此阵有何用?”

司华钧笑道:“此阵有大用,七绝印乃忤逆天机的符纹,若引动此阵,自然得解。”

林方生自是信他此言,却又微微皱眉,疑窦丛生:“为何宫主如此好心?”

“自是娘子……”司华钧见他神色不悦,笑得更是柔和,“我滞留八阶巅峰时日已久,得娘子单火灵根之体相助,如今却有点进展。那万法归宗之阵,或可助为夫突破至九阶。”

妖兽九阶修为,与人修化神后期相当,修至巅峰,再进一步,即可迎接天雷,渡劫成仙。司华钧毕竟堂堂一方霸主,又有真龙血脉,修炼迅速,亦非寻常妖兽可及。

林方生心神略震,不由为司华钧感到一丝喜悦。本待开口,祝他早日渡劫化龙,荣登仙界,却又听司华钧冷嗤道:“那赫连老道不过化神而已。待本座突破九阶,化龙成仙,再去捏死那老道,不过举手之劳。”

林方生听闻此言,又沉下脸来:“若你再对我师门心怀杀意,那便不劳宫主费心,我等就此别过。”

司华钧见他说得严肃,只得作罢,转头却见十丈开外的平地上,有粼粼白光缓慢起伏靠近,便扶助林方生肩膀,往身后一推。

不过刹那,那片白光就立刻暴起,冰屑雪花,在半空纷纷扬扬,更被劲风卷得四散飞扬。白光之下,却是密密麻麻,飞起成千上百只冰蛾,翅膀抖上一抖,便有无数冰蓝粉末卷在雪粉中,四散而去。这小冰蛾不过二、三阶妖兽,灵智尚未开启,通体透明,隐隐带蓝色,小者不过拇指大小,大者却足有一丈,翅上有毒粉,若是吸入、甚或只是皮肤沾上,便可侵蚀神识,产生幻觉。

林方生当机立断,召出灵剑,在两人周围布出五十四柄的天罡地煞剑阵,隐隐轰鸣,闯入飞蛾群中,一通绞杀,却是漫天碎尸冰屑翻飞,又被司华钧一道火焰烧了个干干净净。

一波冰蛾才被烧光,又一波冰蛾又自地下腾起,司华钧眉头一挑,扬起修长手掌,又划出几个简单符纹,流星一般,激射到雪地之下,刹那间红光暴涨,轰然爆炸,就有一条高近两丈的冰蚕自冰层下窜出来,头顶尚徐徐冒烟,却是被司华钧方才炸得外皮焦黑。

那冰蚕长相与农家饲养的桑蚕并无二致,唯独通体白色近乎透明,体型又庞大,一张口,便见口器之中利齿密密麻麻,只怕一口就可将人拦腰咬断。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都市之九天大帝抢个红包去写文洪荒元记一品高人重生之高中生主播大道临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