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四十章 酒后乱心(1/2)

眼见新人双双拜下,司仪立刻高喊:“礼成!”

那些花鸟鱼虫的妖修们个个现了原形,欢声笑语,围了上去,又有各色礼花升腾,还有彩色鱼儿、法宝凑趣,热闹非凡。

珍馐美味、美酒佳肴,亦是流水一般送上。

幸而大殿宽敞,由得众妖折腾,看在凡人眼里,只怕又是一场群魔乱舞。

司华钧亦手持青铜酒盏,品尝千年灵珠草酿制的美酒,另只手却握住了林方生。触感温热,将林方生略显冰冷的手指尽数包裹。

那边厢,众妖已簇拥一对新人往侧殿新房涌去,就要大闹洞房。

林方生想起先前种种误会,一时尴尬,一时释然,并未将手挣开,任由他牵住。待目送群妖离开,便打破沉默道:“妖界这婚礼风俗,好生奇特。新娘招摇,又由宫主亲自送到新郎面前,种种礼仪,与人界迥异,这闹洞房,却又殊途同归。”

司华钧牵住林方生右手,引他往内殿行去,也是笑道:“妖物天生天养,何需礼仪束缚,不过是学你们人界一些规矩风俗,挑挑拣拣、删删改改,选些合意的自用罢了。”

女妖以容貌自傲者,自是不肯遮掩面貌;以娘家人亲自送至新郎面前,却是示威之举,往往由娘家最强者出面,为的是警示新郎,善待自家女儿。

这群虎鲸,并无家长,故而就由首领出面,也是司华钧一番心意。

至于闹洞房,这等热闹有趣之事,自是原封不动学了过来。

林方生听得有趣,一路行来,已返回他先前睡处,与司华钧坐下对酌起来。

“安海乃我身边第一臂膀,又是这水晶宫侍卫之首,他肯成亲,娶的又是虎鲸家长女,于我而言,自然是大喜。”司华钧提起细颈白瓷凤头壶,为林方生注满千年灵珠酒,继而笑道,“却并非骗你。”

林方生思及先前举动心绪,又有些赧然,掩饰般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那酒入口甘冽,滑入腹中,便立时腾起一团火来,脸色便跟着有些泛红,道:“我亦不曾……”停了一停,终是承认了,“便是当真误会,不过小事而已。”

“不过小事?”司华钧重复一次,却是伸出手来,轻轻握住林方生垂在肩头的一缕黑发,狭长明亮双眼,微微半眯,眸色亦是深沉下来,隐约竟与公冶明镜入魔发狂之时,紧盯他的眼神有些相似,“初时不过见你单火灵根,资质之佳,世所少见。若行双修,于我修炼有大益处。”

林方生未料他提及此节,微愣一下,反问道:“初时?”

司华钧略一点头:“初时。”又给彼此斟酒,淡金酒液,酽酽醇香,晃动之时,反射点点金红烛火,远处热闹喧嚣,亦是遥远无踪、飘忽不定,“而如今--”

林方生任他把玩发梢,端起酒杯,酒液略一沾唇,继而饮下,却低眉敛目,神色平和,并不肯看司华钧双眼:“而如今,又如何?”

司华钧不答反笑,起身绕过圆桌,将他抱在桌上,嘴唇正正印在颈项之上,酒意熏然,唇舌温柔,烛光摇曳,纱帘轻扬,便有了几分旖旎之意。“你等人修,最爱卜算推衍,窥人心测天机,不若也算一算,如今究竟如何。”

那千年灵珠酒,却是后劲霸道,林方生亦是微醺起来,四肢慵懒,手指自司华钧肩后长发滑过,微微蹙眉,却并未将他推开:“我师从万剑门,只修剑道,并未学过推衍之术,只怕要让宫主……”

失望二字尚未出口,就觉颈侧微微刺痛,竟是被咬了一口。

林方生倒抽口气,欲待避开,却反被司华钧压在桌上,一双妖蛟泛金眼眸,将他牢牢锁定。“唤声钧哥哥,就为你那小宠解印。”

这等无赖行径,却叫林方生气得失笑,坐起身来:“不若送你一幅对联。”

司华钧含笑拊掌,道:“如此也好,我这寝殿,门廊空空,正好留下娘子墨宝。”

林方生恼他三番五次挟恩图报,步步紧逼,有心给他个教训,自是当仁不让,推门来到殿外。

仗着几分酒意,面色薄红,双眼亮若星辰,往门前一站,掐个剑诀,就有飘然洒脱、天外飞仙的气势。

红蛟寝殿大门两侧门廊,乃是自深海取元灵赤火岩雕琢而成,色呈火红,质地坚硬,只简单雕琢些云纹在上,失了些精致,却更显大气磅礴。

林方生便取召出灵剑,两柄剑游鱼一般,灵动异常,盘旋环绕在剑修身侧,又随他动作,左右开弓,往门廊柱上激射而去。

当一声巨响,那两柄灵剑却是被禁制齐齐弹开。

林方生更是恼怒,扭头瞪那妖修:“既要我题字,为何不撤下防御?”

司华钧静立在旁观望,看他一双醉眼迷蒙,似嗔似怒,不由弯起嘴角,含笑扬手,便将门廊上禁制撤去,又柔声道:“是为夫大意了。娘子请。”

林方生见他乖觉,心情便好了一分,再度催动灵力,心分两用,灵剑在坚硬岩柱上划出深痕,一时间碎屑飞溅,两柄灵剑同时刻下大字。

刻字之时,安海却是披着件忙乱中取来的大红外衫,提着两柄鎏金大锤匆匆赶来,身后亦跟随一队正值酒醉、东倒西歪、奇形怪状的虾兵蟹将,神色紧张急奔过来,犹自喃喃念叨:“怎……怎会内殿遇袭?宫主……”

跑得近了,就见林方生正指挥灵剑攻击门廊,雕刻出两行大字,自家宫主却一脸温柔,在旁注视,神色悠闲,只差拍手叫好。不由怔住。

司华钧见安海赶来,方才醒悟一般,转身示意众妖退散:“仙师要为我这寝殿题字,忘记知会于你,倒累你白跑一趟。”

安海自是连道不敢,又好奇往那朱红门廊上一望,却见上联是:拼命占便宜,下联为:宁死不吃亏。

笔划洒脱肆意,清俊刚直,又隐隐带着一股怒气,看得久了,心神亦是一颤。

不由赞了一句:“好字!”

林方生听见安海毫无机心的赞美,心情大好,又掐个指诀,在大门上方刻下横批四个大字:妖怪本色。

这其中寓意,更是入木三分。

他本意只是要激怒红蛟,谁知那群侍卫妖怪却率先叫好起来。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都市之九天大帝抢个红包去写文洪荒元记一品高人重生之高中生主播大道临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