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三十七章 千目山庄(1/2)

千目山幅员辽阔,却土地贫瘠,非百姓安居之地。

此山得名自万年前一名修士,人称千目老怪,专修千眼神通,号称十方三世,千眼观之。上察天意、下窥人心,可看透世间一切真相。

千目老怪居所便名千目山,此人性格古怪,法力高强,臻至渡劫之期时,言道因窥破太多天机,天道不喜,要降下九九八十一道至强神雷,阻他渡劫。

故而在千目山广修建山庄,收养鳏寡孤独,襄助百姓,广结善缘,一时轰动百里,就有无数流离失所流民,尽皆投靠,天长日久,竟成了一处小镇。

那些投靠者又习得千目老怪些许技术,开天眼、卜阴阳,求长生道、览万卷书,竟成了卦师与书生集合之处。

后天劫落下,神雷惊天动地,整整响了三日,雷过云散时,千目老怪便不知所踪。

那千目山庄却历经岁月,留存下来,如今已成庆隆国最大书院,亦是学究智者尽皆向往的学问圣地。

林方生选择此处,正是看中千目山庄内一座不知楼。

这不知楼取的却是无所不知之意,虽有夸大其辞之嫌,情报典籍蕴含之丰富,堪称庆隆第一。

只是若要查阅机密之事,却非得验明正身,并得楼主允许不可。

林方生御剑而行,也足足花了七八日,才遥遥望见千目山,犹如酣睡巨兽一般沉眠。山庄就在脚下,亭台楼阁,竟是风雅至极。

待得行至庄前,按下飞剑落地,便见山庄朱漆大门高十丈,宽八丈,大敞着迎人进入。门童亦是青衫小帽,书卷气极浓,见他落地,便笑吟吟迎上前来,躬身行礼道:“恭迎仙师,敢问仙师仙乡何处,所为何来?”

两位门童皆是不卑不亢、进退有据,言语也极是温和有礼,令人如沐春风。

林方生将吓得萎靡不振的炎夜收进驭兽牌中,方才取出万剑门身份玉牌,亦是温和回道:“我乃万剑门掌门亲传弟子,欲借不知楼一用。”

那两名门童接过玉牌一扫,立时又恭敬几分道:“原来是万剑门贵客,失敬失敬。”就有一名门童,忙将人引入山庄之内。

千目山庄自成格局,房屋,有书楼酒肆,亦有客栈茶坊,颇有几分凡尘间文人墨客集会之势态。

那童子引林方生穿过酒肆茶坊,就听见无数辩论,或高或低嗓音,清晰可辨。

有人道:“死生在己,变幻随心,天不能阻,地不可拦,命在我也,绝不由天。道若由之,便是我道;道若忤之,灭道毁天!”

又有人道:“生死有命,福祸在天,蝼蚁之辈,命数早定。生于造化,死于造化,六界皆然,五行莫不如是。尔等何德何能,口出妄言,不过坐井观天!”

那二人言语不合,竟大打出手,引得围观者一同哗然,助拳者有之,掠阵者有之,起哄嘲笑者更是无数。

童子便笑道:“我千目山庄里旁的没有,唯有这些一心求大道、寻真理,钻进书堆里的老学究遍地皆是,言行失态,倒叫仙师见笑了。”

林方生笑道:“众位老先生不拘俗礼,乃真性情之人,听君一席话,倒叫人茅塞顿开。”

这却是客套之语罢了,修士若仅凭口舌之争就可获益,谁还愿以命相搏,杀伐征讨去。坐而言自然轻松,却唯有起而行者,方能有成。

只是林方生此时几句客气言辞,却为自己博得好感,结下善缘。这却又是应验日后之事。

二人谈笑间便沿青石砖路而行,不过盏茶功夫,楼栋鳞栎次比间,就露出一幢巍峨高耸的高楼来。

高七层,宽百余丈,高耸云层的滴水飞檐将蔚蓝青空割裂成几片,朱红立柱,二人环抱不过。鹤立鸡群在一片秀丽楼阁当真,竟有岿然不动的沉稳气势。

那高楼下有两扇朱漆大门,皆高逾两丈,又各有横八纵九七十二头碗口大小黄铜门钉,并黄铜鎏金的辅首衔环,古朴厚重,肃穆庄严。

门头之上则各有玄色泥金牌匾,右首大门上书:致知,左首大门上书:问道。

青石小路,则分了左右,蜿蜒而去。

那引路童子在岔路口站定,又道:“仙师若是打探消息,寻人寻物,又或是疑惑难消求查典籍,请入问道门;若有情报提供,亦或心得体会,请入致知门。”

林方生自是道谢之后,选问道门而入。

守门老者收了林方生身份玉牌一扫,便取出一块印有黄字的竹牌道:“我问道门典籍情报,共分六阶——天地玄黄人尘,以你如今修为身份,黄阶以下,皆可查阅。阅时按次扣灵石,请仙师预付五千下品灵石。”

林方生心道,这些学问大师,倒是颇善经营之道,表面却是一派温和,缴纳灵石后,上三楼,取竹牌叩门而入。

那房中却是玉牌星罗棋布,宛若夜空繁星无数。林方生神识自浩瀚文海中扫过,自是首先拣选妖侣之体、合欢符纹之书翻阅。

只可惜,并无收获。就连天地玄三阶,亦无相近条目。林方生只得转而查看黑榆木,正如师兄所言,这神木有空间之能,栽种于天京阁这等宝物中,正是相得益彰之事。

若善加照料,还需寻得五行纯水,按时浇灌。

林方生记下五行纯水情报后,再度翻检玉牌,这次却是寻寒狼记载。

所得更为稀少。

千目山庄为人修所创,所关注者,多为人界之事,对妖魔冥等物种,却是有些怠慢了。

林方生失望已极,临要放弃时,突然灵机一动,神识又自人物玉牌上扫过。

红阳真人之名,赫然在列。

林方生心内一喜,忙将玉牌召来查阅。却不知是何人撰写,连篇累牍,歌功颂德,将这红阳真人赞得天上有地下无,反而令人忧心起来。盛名之下,其实难符者,司空见惯。

再往下看,却见到玉牌底部有一点金光闪烁,竟是传讯符纹。

闪亮如此,就是可用之意。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都市之九天大帝抢个红包去写文洪荒元记一品高人重生之高中生主播大道临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