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三十四章 折返宗门(1/2)

这变故陡生,成百铁卫皆不及防范。赫连万城那道剑意猛烈精准,冰寒白气正正穿透公冶明镜胸膛,又是血瀑飞溅。

便有惨呼此起彼伏响起。

有人惊呼:“王爷!”

却又有人喊:“陛下!”混杂其中。

一时竟是乱了。

林方生终是忍不住,自师尊怀里抬头,却听师尊声音冷冽:“可曾受伤?”

他只低头凝神,内视于体,只见丹田内金丹光彩四溢,灵力运转顺畅,内外伤已然尽数好转,只得道:“俱已痊愈。”

赫连万城又伸手指,搭在小徒弟手腕上探查,见那金丹凝实,光华内蕴,只是在那暗金雍容光芒之中,却隐隐藏有一股黑气。

不由皱起眉来。

只是虽似有不妥,如今见小徒弟一切安好,也值得暂时放在一边,日后慢慢查探便是。

又见林方生面有疑惑,方才解释道:“先帝已薨,立此子为新帝。”

语气里自是厌弃已极。

公冶明镜在一众忠臣护卫下,缓缓睁开眼睛。他虽有元婴修为的强悍肉身,却也受不住赫连万城这一剑,胸膛血肉外翻,露出几截苍白断骨,血水更是淅淅沥沥,将身下红土濡湿成泥浆。

此刻亦是强忍痛楚,苦笑道:“多谢掌门手下留情。”声音却是细弱蚊蚋。

接二连三又有各门各派赶到,为首亦是伏虎堂那迂腐老和尚,慧融大师并五行宗宗主姚震光。修士不便参与世俗,故而只是随同一名文官模样的老者前来。

那文官乃三朝宰辅,德高望重,得慧融大师相助,步下飞行圆钵后,迈步行至众铁卫前,自袖中取出黑犀骨雕、黄金织锦的圣旨来,扬声道:“先皇遗诏,宣公冶明镜听旨。”

林方生却眉头微微一皱,转过身道:“且慢。”

这一声既出,周围人齐齐变了脸色,视线皆落在此青年剑修身上。

见他身披一条纯黑披风,将身体遮挡严严实实,却是神光内蕴,剑意雄浑,又忆起那烈火麒麟,便知这剑修应是方才结丹之人。

只是赫连万城来得及时,又及时出手击退王、又将小徒弟抱在怀里,待那些铁卫赶来,便只以为是宁王与林方生打斗起来,导致林方生落入险地,又得师尊相救,故而突破结丹了。

故此人人以为林方生这是怀恨宁王,故意阻挠。

那陈将军便单膝跪地,悲愤道:“赫连掌门,我庆隆王朝绵延至今,得各位仙师怜悯,四海升平、国泰民安。我等*凡胎,不敢奢求长生大道,只求一生平安足矣。如今先帝已薨,外有异性王虎视眈眈,内有权臣结党作乱,唯有宁王,素来仁德,善待百姓、礼贤下士,殿下得罪令爱徒,却是受天魔咒祸害,绝非宁王殿下本意……但求赫连掌门、林仙师,怜我庆隆亿万百姓,通融一二,陈昌不才,原代宁王受罚,以命相抵!”

说罢竟是五体投地,重重磕头,好在草原之上尽是泥地,倒是没受什么伤。

只是这堂堂护国大将军,忠君若此,却叫其他人动容。

就有那些在场的文臣武将,尽皆下跪,恭声道:“微臣/末将原代宁王受罚,以命相抵!”

那慧融大师与姚宗主亦是先后叹息,劝慰道:“我等修仙之人,若是在这等凡俗事上插手过多,终究有违天道。”

林方生却是未曾想到,简单一句喝阻,却引来如此众多非议,不由皱起眉头。

却听赫连万城道:“方生,尽管开口。”

亦是摆明偏袒自家徒弟。

林方生顿觉心中和暖,微微一笑,自也不管其他人脸色,只是在师尊面前,低声将宁王修为暴涨、邪念融魂之事一一细禀后,方才担忧道:“若是此人再犯,以他元婴修为、残暴手段,只怕大渊城血流成河、再无活口。”

其他人却也多少听见一些,纵有几个还欲多言者,亦是不知所措起来。

慧融大师宣一声佛号,犹豫道:“不若……换旁的王爷即位?”

此言一出,却见那老宰辅、陈将军诸位重臣,脸色却不大好看了。

却听一个熟悉声音朗声笑道:“公冶明珑追随父亲去了,其他几个,俱是狼子野心,只可惜,龙生九子,个个孬种,除了这公冶明镜,无一可堪大用。若是勉强扶持,倒不如让庆隆亡了国,改朝换代了事。”

这等大逆不道、狂妄至极的言语,自然只有司华钧说得出来,龙生九子,个个孬种这话,却是将他自己也骂了进去。只是无人敢提罢了。

那些个重臣武将,虽然脸色铁青,却无一人开口辩驳。沉痛气氛,弥漫开来。

赫连万城却道:“如此却简单。”

又手握剑神枪,朝公冶明镜走去。

庆隆百官们猜不透仙师心思,一时间战战兢兢,却不敢挡路,人群潮水样往两边分开。

赫连万城仍是一脸冰雪冷淡,枪尖顶在宁王下腹,寒芒骤然一闪,没入腹中,公冶明镜顿觉剧痛难当,惨叫出声。

其他人亦是惊怒交集,扑上前去,却被赫连万城周身凛冽剑意反弹四散,完全近不得身去。

姚震光与慧融亦吃了一惊,甫动身形,就被林方生挡住道路:“两位前辈,家师行事自有分寸,请稍安勿动。”

却是长身玉立,礼数周全,眼观鼻,鼻观心,完全不扫一眼站在一旁的司华钧。

公冶明镜惨叫时,突然有一道婴儿形状的黑紫光影,自他口中飞出,发出尖啸声,慌忙逃窜。赫连万城仍是气定神闲一扬手腕,剑神枪犹如离弦之箭飞出,后发而先至,穿透那黑紫元婴,冰寒锐利的剑意在半空爆发,气势磅礴,笼罩半空,将那邪祟元婴绞杀得干干净净。

而后那素白长枪又收敛剑意,折回赫连万城手中,再一看去,平凡无奇,哪里有方才半分杀气。

公冶明镜却已如血人一般,奄奄一息了。

赫连万城又是厌弃一扫:“邪祟既灭,速行救治。”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都市之九天大帝抢个红包去写文洪荒元记一品高人重生之高中生主播大道临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