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三十一章 尔虞我诈(1/2)

负责阻拦的铁卫却苦不堪言,好容易等林方生领会完毕,将视线转移过来,看见袭击的女子,方才奇道:“为何你也在此?”

那女子曾与林方生有过一面之缘,正是客栈之中,奉司华宫主之命前往邀请的那位傲慢女妖。只是这俏丽佳人如今容颜憔悴,全无优雅,只顾恶狠狠瞪他,却让林方生对这不知从何而起的恶感,颇觉无奈与好笑。

那女妖手提一条青蓝色泽的长鞭,被四五名铁卫阻挡,遥遥朝林方生一指:“若非拜你所赐,我家宫主怎会中咒?贼子,我定要取你性命救宫主!”

林方生却怔住:“为何司华钧竟会中咒?”这实在有些诡异了。

那女子却仍是怒瞪道:“你这贼子,倒是惯会伪装,宫主见过你后,次日便昏睡不醒,那血咒近身方可种下,除了你还有谁?”

除了我却还有一人……林方生心中又是一阵刺痛苦涩,脸色亦是微微苍白,袖袍之下,手指紧紧攥住。未再看她一眼,只道:“无需担心,我定设法救他。”

那女子却不依不饶,非要将林方生拿下,向宫主请罪。直至一名男子匆匆赶来,告罪之后,将她强行带走。

林方生才叹气道:“司华宫主这位红粉,却有些难伺候。”

他本是自言自语,不料赫连万城却应道:“虎鲸性烈。”

倒叫林方生又一番惊叹,这暴躁女子,原形竟是虎鲸,难怪拳头快过心思。不由又想到……司华钧品味,当真不凡。

言谈间,他已随师尊进入寝宫。此处屋宇华美,守备严密,明面上,一身冰寒煞气铁甲的守卫,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暗中护卫,更不知凡几。

寝殿里侧正是龙床,那海潮般蔚蓝云纱堆叠之中,有一五十出头模样的老者沉眠不醒,纵使未曾睁开眼睛,也天生有股不怒而威的气势。

虽是沉睡,真龙之气却凝结龙形,龙身之上有一道黑气束缚,无论那黄金龙如何挣扎,亦是摆脱不得。

寂静大殿里,宫女内侍,皇后妃嫔皆悄无声息,随侍在侧。

赫连万城在陈将军引领下,迈步到龙床边,两指搭脉,闭眼细细查探,不多时,便睁开一双无喜亦无怖的双目,冷静道:“唯今之计,却也只有强行压制下去。”

周围便响起轻轻叹息,与些微啜泣。

陈将军亦是缓缓跪地,仿若再支撑不住一般,拳头重重往地上一砸:“莫非天道要亡我庆隆不成!”

赫连万城却在一片愁云惨雾中,再度清冷开口:“此时放弃,为时过早。”

师尊普普通通一言,竟如惊雷般,将寝宫里一片颓丧之色,尽皆震散,再无半丝残留。

离去之时,林方生特意放缓脚步,低声问陈将军:“陛下有几子尚存,莫非无人可以即位?”

陈将军眼中血丝未散,闻言又是愁眉深锁:“并非无人可以即位,却因人人皆可即位。”

他见林方生一脸疑惑,猜想修仙之人对俗世并不了解,便耐心解说,又道:“天子有意立明珑殿下为储君,却尚未拟诏,就已……”

余下尚有四子,如今更是结党营私,对那帝位虎视眈眈,全然不顾强敌环伺,一旦内乱,便是生灵涂炭。

凡间政权交叠,本是平常,林方生亦不愚笨,其中种种因果私利,稍加点拨即可领悟,一张白皙脸庞,却是愈来愈不见血色。

赫连万城便在宫廷回廊中停步,看向小徒弟,有相询之意。

回廊外便是御花园,假山间怪石嶙峋,花丛下曲水流觞,却是丝毫未感受到皇宫阴云压顶,依旧是良辰美景,花好月圆。

林方生就见师尊清绝笔挺身姿,有如一杆长枪,将园中旖旎风光,亦是冲散几分。

师尊一心求道,刚正不阿,如今却要因他一叶障目,落下污名么?

林方生思绪纷乱间,就觉温暖手指,落在脸颊上,赫连万城又道:“方生,思虑过重,有害无益。”

他听师尊说得严重,心中一凛,便咬了咬牙,行礼道:“师尊,请容弟子独自行事。”

赫连万城一双冰冷双眼,就如看穿心思、参透因果一般,静静注视片刻,颔首准许:“不可贸然。”

而后亦不犹豫,转身随陈将军离开。

师尊视线移开之后,林方生方才觉松快些许。

又离了皇宫,寻了个安静之处,心神放空,将神识竭力扩散开来。

大渊城方圆千里,人口百万,又因天子仁德,与相邻的妖界开放互市,故而气息驳杂,难以辨认,倘若有心人要躲藏,十天半月内,却是难寻。而那人只需等到天魔咒发动之日即可。

林方生在热闹城中闲庭信步,游玩一般,穿过市集,站在一座气派恢弘的府邸门前,仰头看那写有宁字的牌匾。而后推门而入,那门房双目呆滞,傀儡一般拱手迎接。

宁王府后花园,公冶明镜一心求道,将这后花园也修得跟讲道台一般,红梅青竹,环绕着一座碧玉楼。

碧玉楼前有两株苍松,古老遒劲的枝干,搭出片绿荫来,将那正缓缓西沉的金暖夕照,遮挡在外。

就有一人,长身玉立青松之下,背对于他。

一头紫霞烟照般的长发,流水样披散,在阴影之中,缓缓转过身来。

天地之间光辉,亦跟着暗下几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都市之九天大帝抢个红包去写文洪荒元记一品高人重生之高中生主播大道临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