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十六章 五行宗府(1/2)

林方生大惊失色,转头却看见一双澄澈紫眸,紫晶剔透,正带着些许笑意。

竟是魔修阎邪,扯拽他手腕,将石精收了去,语调却是真诚温和至极:“方生哥哥,有我在此,何必用那等死物。”

林方生欲待挣脱,却被魔修揽住腰身,手掌只在腰间穴位轻轻一按,便如遭电击,不由软倒在身后人怀中,就连鼻息亦是浓厚热烈几分。不由恨极这具肉身,眉头紧皱,只拿手肘顶住阎邪胸腹,哑声质问:“你如何……破得我禁制?”

阎邪却不答他,只见他白玉一般后颈渗出密密细汗,将漆黑发丝也濡湿,泼墨一般披散在白色外衫之上,欲念浓重,却兀自强忍,殊不知连那手肘抗拒顶撞之举,也只如求欢勾引,欲拒还迎。再看他衫袍下摆凌乱,亵裤已退到膝弯,一时间只觉热血奔涌,下腹火热,恨不得立时顶穿那*所在。

魔修一双紫晶双瞳,便如烟霞熏染,渐渐深了。

“方生哥哥在那些个修士面前为我掩饰行踪,阎邪感激不尽。左思右想,唯有以身相许,方可报答一二。”

那少年极是喜悦,喁喁低语,却已伸手入衫下,将林方生一柄正挣扎于觉醒之际的孽根握在手中,指头冰冷,肉刃火热,两相触碰,林方生不由j□j一声,又猛烈挣扎,从阎邪怀里挣脱,强撑一双无力膝盖,往厢房一角跌跌撞撞行去。

阎邪并不追逐,只在原地,含笑站立,弯起的嘴角,却含着几分猫捉老鼠的兴味:“方生哥哥若想玩耍,小弟自当奉陪。方生哥哥千万仔细身体,切莫乐极生悲。”

“休得胡言,快些出去。”林方生怒极,强行压抑热意,祭出天罡地煞剑阵,那合欢符纹何等强横,立时反弹,林方生顿觉经脉中灵力狂乱,五十四柄灵剑,立时失去掌控,叮叮当当落了满地,脱力双腿亦是支撑不住,摇摇欲坠便要跌落。

阎邪身形一动,将林方生接入怀中,往墙上一靠,正正撞得窗户脆响一声,林方生尚且清醒,一时间惊得容色苍白,抬手去推魔修,反被紧握手腕,禁锢头顶。

少年轻声笑起,明明神色柔和温良,但看樱色薄唇,却是薄凉无比。他就弯着那锐利薄唇,缓慢靠近,直到鼻息交缠,鼻尖轻触:“方生哥哥,莫再挣扎,仔细引了外人过来,若是你这模样被看了去,我只好将这府中的人,一并杀了。”

那尾音轻缓缠绵,消融在贴合嘴唇之间,阎邪吻得仔细规矩,先是轻触,而后贴合,力道亦是自轻而重,继而才以舌尖轻划林方生唇缝,缓慢顶开,由浅及深,卷缠舌根,轻舔重吮,有如帝王巡疆般仔细温存,又若霸君侵略样攻城略地。既花样百出,又中规中矩。好似个勤奋学子,照本宣科,一样样探索尝试。

林方生双手被制,任由他唇舌交缠,只觉迷醉气息伴随舌尖灌入,整个身子都跟着烧起来,背靠窗棂,便要下滑,阎邪长腿一伸,便挤入他双膝之间,腿正压孽根之上,刻意厮磨摁压,更将那磨人j□j,愈煽愈旺,林方生终是克制不住,喉间便不由溢出细碎低吟。

阎邪见他情动,笑容愈发柔和,修长手指滑过腰胯,贴合于尾骨入口之外,厮磨揉搓,极尽挑逗,酸软酥麻,几乎烧熔骨骼一般。林方生明知此人恶意,不愿就范,却压不住j□j熊熊,灵气暴走,又看他好整以暇,眼含调侃,几如太公钓鱼,就等愿者上钩。

林方生不欲与他纠缠,心下一横,自暴自弃在阎邪唇上狠狠一咬,待他松开,才匀了气息,哑声道:“要做便做,完事速速离去。”

阎邪闻言,自是欣然从命,便将他一条长腿,绕在自己腰上,玄色衫袍下,早有巨刃蓄势待发,只等着入鞘了。

却在那圆钝前端半没入肉孔之际,禁制遭人触动。

林方生那禁制布得匆忙,只将厢房围住,故而那人离他两个,不过几步之遥,正是师弟白术,扬声道:“师兄,我听你院中异动,出了何事?”

阎邪一双紫晶眼眸,有若沁水一般,含笑凝视林方生面上,低下头来,含住林方生滑动喉结:“方生哥哥,当真天生是个招蜂引蝶的,那姚姑娘也就罢了,如今却是连自己师弟也不放过?”

林方生眉头紧锁,只低声斥责:“休得胡言。”复而扬声回白术道,“无妨——”

才开得口,就觉那魔修骤然挺腰,往内里狠狠一撞,火辣摩擦撑开之感,叫林方生一声惊喘,险险出口,又死死咬牙忍住,却是惊得冷汗渗了一身,内壁亦是紧咬魔修凶器,阎邪不由得稍稍皱起清秀眉毛,低低抱怨:“哥哥,紧死我了。”

林方生哪管他自作孽,只是强忍调息,故作镇静道:“我修炼剑阵,出了点岔子,却是不妨事的。你自去歇着。”

短短一句,却是说得艰难无比,阎邪由始至终不曾消停,扣住他腰胯,一柄凶器,进进出出,专挑令他酸软清热之处磨蹭顶撞,林方生忍得手指紧扣,牙关沁血,方才未将那些火热喘息,淫声艳语泄露出来。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都市之九天大帝抢个红包去写文洪荒元记一品高人重生之高中生主播大道临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