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十二章 五行剑洞(1/2)

那山谷位处淬剑峰西南百里处,灵气稀薄,植株寥寥无几,遍地皆是青白焦黄的岩石块。

谷内山壁上,却有一个山洞,赫连万城负手而立,见他二人按剑落下,便领他们入洞。

山洞内剑气纵横,四壁上刀痕凌乱,却是赫连万城这两日以剑挖出来的。

行不过百步,就入得一处宽阔洞穴,上圆下方,暗合乾坤之相,青石地面浑然一体,被削得平滑方整,宛若玉器。地面上又有朱红符纹,盘旋繁复,形成一个大阵。那朱色渗入石中,珠光莹润,灿然生辉,衔接之处镶嵌灵石,却是无数小阵彼此楔合,深奥难辨。

林方生只看出金木水火土五行聚灵阵,还待细看,就觉一股强横力道自那阵中狠狠撞来,不由后退两步,肺腑间亦是气血翻涌。

征漠扶住师弟,却听司华钧笑言:“你等道行太浅,切莫细看,仔细伤了元神。”

声才响,人已至,那妖修施施然步入洞府,一身华贵长袍,织锦披纱,气韵华贵,宛若君王莅临,竟似连这昏暗洞府也亮堂几分。

赫连万城已步入符阵之中,盘膝坐下,便如一尊白玉雕像,芝兰玉树,嗓音亦是如利剑出鞘,清冽无情:“若无真龙血脉,方生有性命之虞。征漠,你去洞外护法,我与司华钧为方生施治。”

林方生闻得此言,脸上已血色尽失,征漠看师弟如此,一双剑眉,不由深深蹙起:“师尊,为何由得那妖修作践师弟?若能救得师弟,就算要我一条性命亦是无妨,却不可……”

赫连万城却已森冷打断大徒弟所言:“此事攸关方生性命,不可胡闹,出去。”

征漠无法,视线一一扫过洞内各人,只得退出洞外,为师尊师弟护法。司华钧却是面含笑意,由始至终围观不语。

赫连万城淡漠眼眸,被那符阵朱红光泽映得有几分妖冶,浑然不似活人,却有几分邪神降世的气象,他转向林方生道:“方生,过来。”

林方生眼圈酸涩,心内悲愤莫名,步伐沉沉迈入阵中,跪在赫连万城面前,哑声开口:“师尊,弟子但求一死。”

赫连万城眼中,映出林方生悲痛面容来,剑锋一般的声音,竟也柔和几分:“方生,你入我门中,如今几年?”

林方生不料师尊有此一问,微微错愕后肃容回答:“已有十七年过半。”

那时他垂髫幼童,懵懂无知,却是记不清楚了。唯有一股凄凉,仿佛天地之间,无所依凭,凄凄惨惨,惶惶惑惑,直到一个神仙样人物,清净无垢,将他拥入温暖怀中,方觉满腹酸涩凄苦,烟消云散。在这三千世界,万丈红尘里,竟再无他求。

“死者自得解脱,却叫生者情何以堪?我还欲与你多叙些师徒缘分,怎可因肉身皮相外一点磋磨,轻易放弃。”

师尊素来话少,如这等教导于他,已是罕有,林方生满腹阴云,一时间消弭于无形,唯余一腔孺慕。若能长随师尊与师兄左右,这一点困难,却又算得了什么?不由垂泪叩首:“弟子知错。”

赫连万城便不多话,将他拉入怀中,手指自洁白衣领交颈处滑过,外衫内袍,已然尽数剥落,露出林方生劲瘦修长的身躯。一双惯握剑神枪的手,微凉而有力,在他身上轻轻抚摸起来。

林方生固然柔顺,却因得在师尊面前袒露自身,不由得蜷缩怀内,侧头将脸埋在师尊颈侧,难忍羞赧,就连被触碰亦觉敏感万分,白皙周身都透出一股淡淡绯色。

他便顺从师尊动作,强忍羞意,跨坐师尊腿上,任那手指仿若将阵阵酥麻,自背骨释放全身,而后便滑过臀骨,刺入身后入口之中。

那处入口亦是干涩紧张,林方生只觉一阵刺痛,不由自喉间溢出闷哼,赫连万城随之停滞片刻,复又轻柔坚定,将两根手指挤尽那狭窄之中,摩挲灼热内膜。

一股酸麻痒意随着被撑开的疼痛,强硬深入骨髓,林方生不由仰头闭目,喘息里带着几分苦闷之色,又有几分愉悦舒适,露出一截玉雕般的颈子来。

柔软触感落在他颈项之上,林方生迷迷糊糊,见师尊一头冰冷漆黑的长发,垂落胸前,滑动之间,j□j无比,嘴唇在颈项耳垂,俱留下无数灼热亲吻,绵密悠长,竟比体内翻搅的手指更撩人。

林方生不由喘息加快,孽根亦是有了反应,紧贴师尊小腹之上,却觉腿下另有一物,亦是粗硬灼热,顶在臀下。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都市之九天大帝抢个红包去写文洪荒元记一品高人重生之高中生主播大道临渊